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

图片 3
从互联网码农到上市公司总裁,蒋凡见证了中国新零售模式的发展

外卖平台已经过5年激烈搏杀 各平台还未盈利

富士康等4家苹果代工厂拒付专利费 遭高通起诉

分析师的这份职业,常常要求我们能够冷静客观的思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让我们比一些专家、粉丝或评论员更加客观。基于所专注的领域和获取信息的便利性,我们时常发现自己不仅处于新兴技术和颠覆性革新的前沿,还处于技术领域新问题的前哨。作为这些问题的一线观察者,当我们发现问题后,就时常需要“拉响警报”并提供专业的分析,这是本文创作的初衷。首先必须指出的是,我们都是“果粉”,并且是老“果粉”。相信我们周围的大多数人都使用着苹果设备,并像全球各地的很多技术和设计爱好者一样,我们对苹果接下来会推出的产品充满期待。但是,对一家公司的喜爱并不意味我们会无视其令人不安的行为。具体来说,在4月28日,苹果宣布将暂停通过其代工厂向高通支付第一季度(截止日为2017年3月31日)应付的专利授权费。苹果宣称,这其中的原因是目前它与高通就专利授权费用存在法律争议。有关这一争议的前因后果我们择日继续深入探讨。而现在,只需记住如下几点:1.)
微妙的时间点,值得商榷的商业道德:苹果选择在距其5月2日举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前不到一周的时间点宣布这一消息。在这个电话会议上,我们了解到iPhone和iPad的销售额低于去年同期。对于苹果来说,一个利好消息是:苹果第一季度总体销售额达到52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06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服务业务的强劲推动。鉴于苹果的代工厂利润微薄且相对来说没有话语权,在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许可争议中也保持了相对中立的立场,我们不认为苹果扣留对代工厂(或者说合作伙伴)的付款是合乎商业道德的行为。苹果是否提前向代工厂做了预警?或者是否给出了一个起止日期以便他们有机会做出调整?还是说苹果仅仅单方面宣布扣留付款却让合作伙伴来承担了后果?根据高通上周所重申的内容,合作伙伴似乎没有收到任何事先的预警。更显得落井下石的是,仅仅在决定暂停支付专利授权费的几天之后,苹果就宣布了其前一季度的收入大幅增长的消息(较去年第二季度高出23亿美元),并向投资者返还超过100亿美元的现金。鉴于苹果在4月28日就已经知道了这些数字,这一消息的宣布时机显得尤其自私。2.)
惩罚合作伙伴并扼杀创新:通过推诿本该向代工厂支付的一大笔费用,苹果不公平地逼迫行业承担不应当承担的责任,并最终为高通这样的行业核心创新者后续投入重要研发和创新强加了不小的困难。事实上,如果没有高通,移动互联、云计算和物联网所依赖的这种结构性创新就无法推进。高通自身已经战略性地在无线技术创新上投入了数百亿美元,而苹果利用这些技术创新才得以推出iPhone这一最成功的产品。相比较来说,苹果在无线创新上的投资少之又少,更多的还是依赖高通等合作伙伴来承担大多数基础性、核心技术的研发工作。可以说,通过与高通打官司,苹果试图贬低和压榨合作伙伴的研发投入之于它的价值。3.)
收益是否被人为抬高?根据最新披露的财务信息,苹果决定扣留专利许可费用所带来的影响不应被忽视。我们认为这在苹果财务数字中是值得被注意的,因为这些数字由于未剔除应付的专利许可费用(费率尚未被披露)而显得过高。任何低于双方商定的常规费率理论上都应该已经体现在季度利润之中。最重要的是,不论苹果承认与否,也不论专利许可费已被支付或暂停支付,苹果季度财务指标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基于设备销售收入的,而这些销售出去的设备均使用了高通的知识产权和专利。

苹果与高通专利战升级 富士康遭起诉或致市场紊乱

近日,美国高通公司(以下简称“高通”)执行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唐纳德·罗森博格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该公司已经于8月18日向位于圣迭戈的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法院颁布初步禁令,强制四家iPhone代工厂向高通支付针对iPhone产品的专利授权费。四家iPhone代工厂是指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精密、纬创、仁宝及和硕。2017年5月,高通将上述四家iPhone代工厂告上法庭,理由是他们拒付专利授权费。2017年7月,苹果及四家iPhone代工厂联手反诉高通,指控高通违反美国反垄断法。“早在iPhone出现之前,这些代工厂就和高通签订了相关协议,使用高通专利技术,并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这一做法已延续多年。但在今年,他们决定不再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而且这种拒付专利费用的行为,仅仅是针对iPhone产品。我们看到很有意思的现象,这四家代工厂仍然在为他们代工的非iPhone的其他手机产品支付专利费用。”唐纳德·罗森博格告诉本报记者,“这四家代工厂也承认自己有义务向高通支付专利费。但是因为受到苹果公司的指使,他们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外媒报道显示,在位于圣迭戈的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8月18日举行了将近3个小时的听证会,美国地区法官Curiel不仅听取了2017年5月高通对四家iPhone代工厂的诉讼请求,也听取了2017年7月苹果及四家iPhone代工厂对高通提起的反诉请求,并表示可能会在未来几周之内做出是否颁布初步禁令的决定。专利战再升级高通与苹果专利诉讼纠纷的影响正在日渐扩大。2017年1月,苹果公司在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向高通公司发起专利诉讼,起诉高通“垄断无线芯片市场”,并提出对高通近10亿美元的索赔。随后不久的1月25日,苹果又在中国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称高通滥用在芯片行业的地位,并索赔10亿元人民币赔偿。此后,苹果又相继在英国等国家发起相关诉讼。截至目前,苹果及iPhone代工厂在过去一年发起了近12起针对高通的诉讼。高通公司于2017年4月向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递交了答辩状,并发起对苹果的反诉,且声称“没有高通的技术,iPhone不可能成功”。高通公司还于5月17日在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发起对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纬创、仁宝、和硕的诉讼。而针对高通对iPhone四大代工厂的诉讼,苹果先是表态,“愿协助代工厂反诉高通”,后于7月中旬联合iPhone四大代工厂,一起在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反诉高通。对于苹果联合iPhone四大代工厂反诉高通的原因,苹果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高通已公开证实其起诉四家代工厂是针对苹果,意在惩罚与苹果合作的企业。”值得注意的是,iPhone四大代工厂与高通打官司的费用都是由苹果公司承担的。对于高通与苹果及iPhone四大代工厂的一系列诉讼,唐纳德·罗森博格接受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实际上选择了一种自我救济的手段。简而言之,就是苹果公司认为自己在市场上拥有很大的权利,它可以决定是否向高通支付专利费,并指使自己的合同制造商来评价、贬低高通知识产权和专利的价值,甚至怂恿这些合同制造商拒绝为高通的专利支付费用。而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些制造商一直在向高通支付专利费。”唐纳德·罗森博也承认,“一般而言,要求法院颁布初步禁令(强制iPhone代工商缴纳专利费)的申请不太容易获得成功,因为法院通常希望由正常的审判程序做出判决,而不是一开始就凭借法律手段介入案件。但这次情况比较特殊,我们相信自己会成功,因为这四家代工厂承认与高通签订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而且他们虽然拒绝为iPhone支付专利费用,却仍然在为其他品牌的手机产品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坚守授权模式高通希望尽快了结与苹果的纠纷。高通方面已明确表态,“比起诉讼,我们更加喜欢通过商业谈判或者协商的举措解决问题。当然,鉴于苹果正在世界各地攻击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做出回应,这就是为什么高通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美国联邦地方法院、甚至在德国对苹果发起诉讼的原因。”高通相关高层认为,苹果的策略是,“不希望由一家法院做出判决,在苹果看来,诉讼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有利。苹果寻求在不同的法院发起诉讼,因为不同的法院可能做出不同的判决,苹果就以此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在高通看来,最好能够由一家法院做出“公平、合理、非歧视”原则的定义,从而避免不同的法院做出重复、甚至是可能产生混淆的判决,同时也能加快诉讼进程。高通相关高层表示,“诉讼可能会持续2~3年的时间,我们希望加快这一进程,最好能把所有诉讼集中在一家法院进行审理。”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迭戈的高通公司,1985年7月由艾文·雅各布等7人联合创立。艾文·雅各布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该公司成立之初,“我们没有特别详细的商业计划,也不知道实际的产品会是什么。但我们有一个信念,就是数字通信和无线通信技术未来一定会发挥重要作用。”专注研发无线通信技术的高通,最初并没有研发资金,“1988年10月份,我们拿到一个较大的合同,使得我们能有足够的现金流和净利投入到CDMA的研发之中。1989年11月,我们搭建了一套演示系统,向业界证明CDMA系统存在很多技术上的优势。为了验证CDMA系统的商业可行性,我们还需要提供集成电路方面的研发支持。为了募集研发资金,我们向业界提供了一个商业计划,如果未来CDMA系统成功进行商业部署,我们会从将来的设备当中收取一定的技术许可费。”为了募集研发资金,高通允许业界合作伙伴先使用其技术,而后收取技术许可费,这就是高通独特商业模式的由来。但高通的授权模式也受到业界的一些质疑,特别是苹果与高通2017年以来的专利纠纷,对高通的影响较大。截至2017年6月底的第三财季财报显示,高通2017财年第三财季营收下降12%,净利润下降40%。美国分析机构认为,如果高通在与苹果的诉讼中失利,将失去一个重要的利润来源,它资助高通通过研发取得行业领先地位,并使其芯片领先于竞争对手,还向业界提供新的可授权的知识产权。而高通预测,2017财年第四财季,该公司专利授权部门的营收将同比下滑47%左右,总体营收将同比下滑13%左右。专利授权模式已经让高通在全球付出了昂贵的成本,高通未来还会一直坚持这种商业模式吗?“以前,专利许可授权获得的资金是用来支持CDMA早期研发的;如今,我们通过许可授权获得的收入,同样投入在一些特别重大的研发项目上。未来,这些重大研发项目将切实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艾文·雅各布未直接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的提问,但他表示,“我们最初选择做专利授权业务,一方面是为了获得资金支持,促进技术向前发展,另一方面,也希望这种授权业务不会对行业发展造成负面影响。如今我们见证了整个行业的爆发式成长,这也说明这种授权模式是成功的。”

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些博弈措施能不能见效,其实更大程度上还是看双方的决心,如果苹果铁心承受损失也要将专利费砍下来,他个人觉得苹果可以挺下去

高通与苹果之间的专利战此前一直处于僵持状态,日前有消息称,高通表示,已起诉富士康集团等4家苹果代工厂拒付专利费。高通与苹果之间的专利战升级,有评价称这样会间接给苹果施压。这一举措使两家公司之间的紧张关系严重升级,无论结果如何都会造成市场紊乱。

专利战升级

代工厂被起诉

其它被高通起诉的苹果代工厂还包括:和硕、纬创和仁宝。

高通称,已在加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为苹果公司制造其在全球销售的iPhone
和iPad的四家制造商——富智康集团有限公司和鸿海精密工业有限公司、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纬创资通股份有限公司和仁宝电脑工业有限公司——违反了他们与高通之间的许可协议和其它承诺,并拒绝就使用高通向其许可的技术付费。

由于高通有关iPhone和iPad的许可协议不是直接与苹果签署,而是与生产这些设备的代工厂商签署的,因此它无法直接起诉苹果拒不支付专利使用费。

在起诉中,高通指控苹果“精心导演”了其代工厂商拒绝支付专利使用费的行为。起诉书称,“除不向被告支付应当支付给高通的专利使用费外,苹果还唆使被告不向高通支付专利使用费。更有甚者,苹果还同意为代工厂商因违背与高通的协议而蒙受的损失买单,进一步表明了苹果的强势。”

两家公司间的纠纷起始于1月份。苹果在2017年透过联邦贸易委员会向高通求偿10亿美元,并发表声明表示高通收取的权利金,是其它移动通讯专利授权者加总金额的5倍。高通则辩称,苹果如果没有采用高通提供的快速移动通讯连线功能,就不可能打造出大获成功的商业产品。

苹果于4月底表示在双方解决法律纠纷之前,将停止支付高通与iPhone有关的权利金。

苹果拒付权利金导致高通被迫下修2017会计年度第3季财务展望,高通坦言,由于苹果扣留应付给合约制造商的权利金,致使合约制造商无法支付高通相关权利金。

有分析认为,苹果与高通的争议之所以现在才爆发,原因与5G即将推出脱不了关系,因为苹果与其它手机厂都希望在5G普及之前,与高通协议新的授权费用。

利益攸关寸步不让

比拼双方决心

实际上,此次争议对双方可谓都是利益攸关。

在高通而言,专利费是其利润的重要来源。现阶段高通专利授权业务利润比芯片销售还高出3倍,高通估算全球约有13.7亿台采用3G和4G的装置必须向其支付权利金。

全球将于2018年开始部署5G,而高通几乎与所有主要5G电信商建立紧密的联盟关系。另外,高通将3万多项专利列为必要智能财产权,苹果无法具体得知哪些专利已获得授权,目前有争议的专利便有20项,以苹果在移动通讯领域的处境来看,应仍会继续向高通、诺基亚等支付权利金。

在苹果而言,iPhone的高利润是苹果每年利润的核心,所以它奋力反抗避免任何情况的利润减少。而专利费确实是其一笔庞大的支出。

苹果称,过去数年高通向它多收了“数十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与其无线通信技术专利相比,高通收取了“过高的专利使用费”。苹果执行长Tim
Cook日前针对与高通的专利争议表示,苹果不否认高通在标准必要专利方面的贡献,但高通的元件只占iPhone一小部分,却以iPhone售价的百分比收取权利金。在双方各自认为有理情况下,只好诉请法院裁决。

如果法院判定高通必须根据元件而非手机价格计算费用,这对手机厂来说可谓是一大胜利。但高通、诺基亚、爱立信等行之有年、仰赖专利授权获利的商业模式恐将遭到破坏。

也因此,双方此次力战寸步不让,愈演愈烈。

有分析指出,高通是否会通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寻求禁令还有待观察。苹果可能会选择解决问题,如果iPhone
8因为进口禁令推迟发布,无论推迟时间多短暂,苹果的股价可能会面临巨大打击。

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表示,根据专利法规的规定,生产是法定的侵权专利的方式之一。对于这些诉讼,如果高通的专利确实成立,胜诉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但对于苹果方面来说,这些诉讼可以看作是高通对苹果的敲打。“如果苹果铁心承受损失也要将专利费砍下来,我个人觉得他们可以挺下去。”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