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


澳门新莆京iPad出货量被看低 发展或步入下行通道
图片 1
腾讯微信被怼,iOS版微信不能打赏了

风雨欲来:深度还原乐视美国生存现状

自从去年11月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承认公司出现资金问题之后,他打造的乐视全生态业务就一直处在危机公关的风暴之中。持续不断的诸多负面消息,波及到乐视旗下几乎所有生态子公司,而绝大多数负面报道的核心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资金短缺。之前贾跃亭的疯狂投资和补贴给乐视手机、体育、美国等业务带来了短暂的繁荣,也给这些业务的后续发展埋下了苦果。地产大亨孙宏斌的入股给贾跃亭和乐视带来了168亿人民币的希望,但也给贾跃亭的乐视全生态梦想浇了一勺冷水。从入股的第一天起,孙宏斌就在公开场合直言不讳地批评乐视部分生态疯狂烧钱的行为是“神经病”,建议贾跃亭安心做汽车业务,其它的“该卖的就卖掉”。在诸多生态资金匮乏的无奈现实下,也在孙宏斌的持续公开施压下,之前醉心于生态梦的贾跃亭只能开始拿起手术刀,对旗下非上市部分的烧钱业务开始精简调整。就在上周,连续失去大量核心版权的乐视体育开始大规模裁员,精简规模据传达到了七成。而贾跃亭本人,也在周末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位,以董事长的身份专注于“战略思考”。作为乐视海外生态的核心板块,乐视美国也无可避免地卷入了这一负面风暴之中。过去几个月,乐视美国一直处在大规模裁员的阴影之下,陷入各种不利的报道之中。这些负面报道有的来自美国媒体,有的来自中国媒体;有的是内幕爆料,有的是官方消息;一些被随后证实,一些被确认不实。然而,有一个疑问是乐视美国所无法回避的——在自身营收还不足以保证现有大规模团队的现状下,乐视美国的运营资金绝大多数来自于国内乐视控股。如果乐视的资金已经不足以支撑其它生态,贾跃亭还能对目前尚处在开拓市场期的乐视美国存有多大耐心?一旦乐视国内决定控制支出,那么乐视美国将毫无疑问地开始裁员节流。新浪科技驻美记者联系了乐视美国的公关负责人,并采访了部分中国及外籍以及已离职的员工,努力在这场罗生门中尽可能真实地体现出裁员阴影之下的乐视美国真实状况。由于这些员工并未授权接受媒体采访,因此要求匿名处理。贾跃亭的美国扩张梦从2014年到2016年,雄心勃勃的“梦想家”贾跃亭花了两年多时间实现了他的“北硅洛”三总部战略,在美国科技中心硅谷和娱乐中心洛杉矶分别组建两个海外总部。其中,硅谷部门负责乐视生态产品在美国的研发与落地,而洛杉矶部门负责乐视内容生态在美国的制作与合作。在前期筹备以及具体运营了两年时间之后,去年10月19日,贾跃亭连同乐视各项业务的诸多高管,在旧金山历史建筑艺术宫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邀请了国内以及美国的数百名媒体人,正式宣告乐视全生态平台正式落地美国,提出了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扩张计划。在这场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发布会上,乐视各部门高管无比高调地描绘出了一个万丈豪情的“美国梦”,吸引了美国主流媒体的一致聚焦,也得到了国内大小媒体的全面吹捧。乐视高管甚至在刚刚进入美国市场之时,就提出了要在电视行业赶超三星,在生态领域超越苹果的炫目口号。在这场发布会之前,乐视刚刚宣布斥资20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本土电视厂商Vizio,成为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金额的收购案之一。随后乐视又斥资2.5亿美元收购雅虎一块20万平方米的办公用地,计划兴建未来可以容纳1.2万人的生态园区。此时正是乐视气势最为鼎盛之时。但谁也没有想到,乐视美国的这种如虹气势只持续了三周时间。11月6日,在乐视手机出现供应链资金危机下,贾跃亭不得不公开承认乐视扩张节奏过快,资金出现了问题。虽然他表示,乐视生态布局已经完成,未来将告别烧钱扩张,专注于聚焦现有生态;但贾跃亭无法回避的是,在停止烧钱之后,乐视刚刚布局、尚属孱弱的新业务依然需要烧钱维持,同样面临着生存问题。乐视美国属于LeEco
Global,总部位于硅谷圣何塞北部,属于乐视控股旗下非上市公司部门,因此并没有公布财报的义务。乐视美国也没有公布过具体的销量及收入数据,因此外界只能通过乐视美国的相关新闻来猜测实际的财务及运营情况。此外,乐视汽车业务与法乐第(Faraday
Future)并不属于圣何塞的乐视美国旗下。那么,乐视美国的运营情况到底怎样,究竟能否在乐视整体资金链严重短缺的情况下靠自身营收继续坚持呢?小众品牌尚难爆发目前乐视美国实际销售的硬件产品包括智能电视、智能手机、电视盒子等十多个型号产品以及相关的耳机、充电宝等配件,同时涵盖了美国主流市场和华人市场。其中智能电视包括了主流市场以及华人市场的两个版本,电视盒子面向华人市场,智能手机则不分主流市场和华人市场。

梦醒时分一片死寂

图片 1

位于硅谷圣何塞第一大街的乐视美国总部,如今已经人去楼空;曾经巨大的LeEco标志不见踪影。整个占地7500平方米的建筑物已经完全封闭,不再允许人员进入;气派的玻璃大门紧锁着,没有贴出关门告示;昔日可停三百多辆车的巨大停车场,现今也已经一片空旷,一辆车也见不到。

乐视美国裁员四分之三

乐视美国已经彻底搬空,曾在这里短暂办公的法乐第硅谷部门也已另租办公室。这个建筑再也见不到与乐视相关的痕迹,曾经的人声鼎沸,曾经的车水马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在去年5月的大裁员之后,这个建筑物就已经空了一大半,在高昂的租金压力下,搬走只是时间问题。

对乐视美国来说,这是一种残酷的打击,也是一种无奈的解脱。过去几个月,随着乐视旗下诸多非上市子生态先后陷入资金困境,乐视美国也被迫卷入了外界的裁员传言。在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位的媒体见面会上,贾跃亭明确表示,会对非上市体系的业务进行裁员调整。

▲这里已经找不到乐视美国的痕迹

裁员四分之三

经过几轮裁员之后,一度拥有800多名员工的乐视美国现在已经只剩下三四个人,仅负责一些剩余款项的结算,由前乐视网财务总监杨丽杰负责。乐视美国的官网也早已无法访问。虽然美国市场仍有剩余的乐视电视和手机销售,但这些库存产品的销售和售后工作,乐视都已经完全交付给了中间经销商。

在乐视体育上周大幅裁员之后,这把优化调整的手术刀终于落到了尚处在市场开拓期的乐视美国身上。根据新浪科技获得的独家消息,乐视美国本周将裁员320多人。这意味着,目前乐视美国400多人的员工规模将锐减至不到100人,裁员规模达到四分之三。

和现在的一片死寂萧条相比,仅仅两年前,这里还是完全另一番热闹景象。2016年4月,乐视美国租下了这座两层办公大楼,邀请了包括圣何塞市长和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的诸多政要,高调风光地宣布“北”战略落地。这个气派总部的不远处,就是思科的总部园区和三星半导体的美国总部。

此次裁员将影响到乐视美国的几乎所有业务部门,包括硅谷总部、洛杉矶、圣地亚哥、贝尔维尤四个办公室。而研发团队是受裁员影响最大的部门,乐视设在高通总部所在地圣地亚哥的办公室将在裁员之后直接关闭,剩余员工并入硅谷部门。新浪科技获悉,乐视美国将按照硅谷惯例,为被裁员工提供两个月工资的补偿。

没有人会想到,从2015年初正式组建硅谷办公室开始,乐视的美国生态梦仅仅走了不到三年,就已经彻底幻灭。曾经“全生态美国落地”的雄心壮志,早已付诸东流;而那些“赶超苹果三星”的豪言壮语,更是成为笑谈。这背后付出的代价,是贾跃亭烧掉的数以亿计的美元,是他从中国股市高位套现的资金。

在此次裁员过程中,乐视美国的几位外籍高管也会同时离职,其中包括从三星美国跳槽而来的首席营运官丹尼鲍曼和负责研发团队的前高通高级副总裁罗伯钱德洛克。不过,去年从华为欧洲跳槽而来的乐视美国CEO任宏亮等中方高管团队将基本保留。

这个美国梦是贾跃亭做的,也是他作的。乐视美国是属于贾跃亭的全资子公司,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于他。当他资金充裕源源不断的时候,乐视美国就在市场上大举挖人才、买地皮、砸广告、投产品,一时风光无二;而当他的资金链断裂之后,乐视美国就像是一只漏气的气球,迅速收缩业务裁剪人员,直至最后全面萎缩。

新浪科技另外获悉,乐视美国过去几个月一直在进行独立融资,但融资进展并不顺利,因此只能大规模裁员。不过,乐视此次裁员并不是业务撤出,乐视美国目前销售的所有产品和内容服务都会继续推进,此前乐视刚在美国设立了客服电话的售后团队。

乐视美国的梦想起源于2014年,那一年贾跃亭曾经以“考察”的理由,在海外逗留了大半年时间,引发了外界一片“跑路”的猜测,这一幕在三年之后又再次上映。不过,贾跃亭那一年确实来了硅谷和洛杉矶,也认真考察了美国科技行业,试驾了特斯拉电动车,由此诞生了他的乐视美国生态梦;而他的造车梦也是受到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成功而启发。

华语市场团队是此次裁员中影响最小的,基本得到了完整保留。由于美国华语视频内容匮乏,美国华人长期依赖网络收看国内及港台的电视与电影节目,而乐视在华语内容方面拥有先天优势,面向北美华人的智能电视、电视盒子及视频内容已经成为了乐视美国最有竞争力的业务。

那年年底,贾跃亭平安回到国内,自此掀开了一场无比高调的“生态梦”。从2015年开始,他和他的公关团队自创了太多令人似懂非懂的营销术语,“生态化反、开放闭环、打破边界、颠覆行业、蒙眼狂奔、生态造车、为梦想窒息”。但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乐视几乎颠覆了传统的商业规律,近乎疯狂地进入一个又一个行业,推出一款又一款新品,组建一个又一个子生态,宣布一笔又一笔投资,打造了一个包括七个子生态的乐视全生态体系。

回到去年原点

抨击苹果引发反感

此次裁员也意味着乐视美国重新回到了去年年初的员工规模。2016年伊始的时候,乐视美国的员工总数还是20多人。到了去年4月圣何塞办公楼盛大剪彩的时候,团队规模已经急剧扩大到200多人,而到去年年底的时候,这个数字达到了近500人。

乐视美国也是这场生态梦的一部分。2015年3月,乐视美国悄悄在硅谷红木城租下了一个占地500多平米的办公室,开始组建美国总部。这个办公室转租于贾跃亭投资两亿美元的另一家电动车公司Lucid,如今贾跃亭仍然持有Lucid大量股份,希望从中可以套现4亿美元。据我所知,这笔拟议近一年的股权转让交易依然没有彻底完成。

2015年初,乐视在硅谷红木城租了Lucid的办公室,正式开始组建硅谷团队。当年年底,乐视开始在美国销售面向华人市场的智能电视和电视盒子。去年4月,乐视美国办公楼搬迁至圣何塞。去年10月,在旧金山举办生态落地发布会,正式宣布向美国主流市场发布旗下全生态产品。

过去三年时间,临时或者正式接手乐视美国的负责人已经换了八位。原京东副总裁、原联想海外高管、前Palm和诺基亚高管、原魅族副总裁、原亚马逊中国副总裁、原华为终端西欧的两位负责人,到现在的原乐视网财务总监杨丽杰。管理层来来去去,不断更替,最长的也不过9个月。

走过了2016年的疯狂扩张,乐视美国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整个2016年就像是一场疯狂而不真实的幻梦。天价收购Vizio,购买雅虎土地,盛大的发布会,乐视在去年全盛时期接连在美国抛出大手笔,吸引了美国主流媒体的聚焦关注。

乐视美国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乐视超级手机的美国发布会。2015年4月13日,乐视在北京和旧金山同步发布了第一代超级手机,邀请旧金山湾区的诸多政要以及数十位美国媒体参加了在原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部的会场召开的这场气派发布会。当时的乐视美国筹备负责人李曦对我表示,超级手机和超级电视在2015年内就会在美国上市。

但喧嚣很快散去,在10月旧金山生态落地发布会之后仅仅三周,贾跃亭就公开反思乐视扩张步伐过快,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随后,乐视移动、乐视体育、易到用车等诸多非上市子生态开始陷入资金匮乏的负面漩涡。而同属于非上市体系的乐视美国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这场风暴。

《华尔街日报》的整版乐视广告

目前乐视美国的主要业务包括智能电视、智能手机、电视盒子、视频内容以及相关配件,同时面向美国主流市场和华语市场。虽然乐视美国很快覆盖了亚马逊、沃尔玛、百思买、Target、Frys等美国主要线下和线上销售渠道,但品牌认知度依然是限制乐视美国在主流市场发展的最大挑战。

从一开始,乐视在美国就以惊人的大手笔投入吸引了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相比其他国内企业鸡贼地在纽约时代广场买个几十秒甚至十几秒的大屏幕广告就回国大肆宣传,乐视在美国的落地推广可谓是不惜血本。在这场发布会之前,乐视美国令人难以置信地同时在美国三家主流媒体——纽约的《华尔街日报》、旧金山的《旧金山纪事报》、洛杉矶的《洛杉矶时报》都刊登了整版广告“Letv
is coming,Amazing awaits”,为即将发布的超级手机进行预热宣传。

作为刚进入美国半年时间的小众品牌,乐视产品短期内很难迅速打开市场,在电视和手机领域与苹果、三星和LG等巨头竞争。乐视美国也从未宣布过实际销量和营收状况。此前彭博社曾经援引内部人士的话报道,从去年10月到今年4月,乐视美国总计实现了1500万美元的营收。

▲美国媒体报道贾跃亭将苹果比作纳粹

乐视已经放弃了20亿美元收购Vizio的计划,但在融资遭遇困难无法落实的情况下,乐视美国的自身营收规模不足以支撑400多人的巨大团队。目前乐视美国的运营资金绝大多数来自于国内乐视控股,鉴于乐视控股国内出现严重资金危机,乐视美国裁员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选择。

但在这次手机的发布传播过程中,贾跃亭将矛头对准了智能手机行业的巨人苹果,却给自己带来了诸多争议。他以中英双语发表了抨击苹果的公开信,指责苹果“封闭模式日益霸道专制,扼杀了创新,而乐视的模式代表着未来”;引发巨大争议的是一幅乐视将苹果比作纳粹的宣传海报。这种夸张过火的自我炒作或许在国内屡试不爽,但实际上却给乐视在美国媒体和网民中造成了极差的第一印象,也给此后美国诸多科技博客以幸灾乐祸基调报道乐视的资金危机埋下了伏笔。

让位汽车梦想

乐视并没有在那年向美国用户展现自己的开放闭环模式。也许是乐视高估了自己的研发能力和专利授权谈判能力,一位乐视产品经理在2015年底告诉我,乐视手机远远没有做好在美国上市的准备,尤其是UI方面存在太多的问题,他们不想第一款产品就在美国砸了牌子。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规模裁员仅限于乐视美国。乐视在美国还有汽车和影业团队,并不属于乐视美国,因此都不在此次裁员范围之内。贾跃亭投资的法乐第同样属于独立部门。去年11月,贾跃亭从长江商学院同学筹集了3亿美元第一批融资,用于汽车和LeEco
Global的融资;但据新浪科技获悉,这笔资金几乎完全投到了资金需求巨大的汽车生态法乐第部门。

与夸张的营销相比,乐视美国在2015年的步伐走得比较谨慎和保守。超级手机直到2016年10月的第三代才在美国上市。不过,在2015年底,乐视超级电视的中文版在美国先行上市,从UI到内容瞄准的都是更为现实的华人市场。至少在这一细分领域,乐视的中文内容+智能硬件模式的确有很大的吸引力。

一位了解此次裁员内情的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贾跃亭对美国市场有着很高期待,也有着长期规划。但他现在资金遭遇困难,不得不面对现实,首先保证最大的梦想汽车业务。乐视美国只能做出牺牲,先裁员节流,以后业务做出成绩了再考虑。不过,乐视美国实际上更接近上市体系,美国销售的智能电视和视频会员都是和上市公司乐视网密切相关的,这部分未来肯定会继续推进。

失控扩张埋下祸根

一位此前已经离职的员工在得知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则有些不满。老贾是个梦想家,但却不切实际,也没有人能够说服他控制风险。乐视美国前几年都是市场开拓期,他去年疯狂招聘了那么多人,还开出了那么高的薪水,这资金需求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造血能力。一旦国内资金不足,美国就只能裁员。过去几个月,公司内部一直处在裁员阴影之下,我只能先行离开。

如果说2015年的乐视美国还是在循序渐进地做落地铺垫的话,那么2016年的乐视美国就开始了疯狂的大跃进,那一年正是贾跃亭盲目自信的高烧年,也是崩盘预兆初现的一年。从2016年到2017年,乐视美国如同过山车一般从急剧扩张转向了全面收缩。可以说,2017年的乐视美国都在努力为2016年的无度填坑。

另一位员工还在等待最后的消息,大家早就知道公司要裁员,无非是裁员多少以及补偿多少的问题。相对于之前等着石头落地,现在裁员落实了或许反而是件好事。剩下的人可以安心继续做业务。希望乐视美国可以保证资金运转,继续推进业务

和乐视体系的诸多子生态一样,乐视美国只是那狂热一年的一个缩影。无论是中国、印度还是美国,无论是手机、电视还是汽车,贾跃亭在每一个业务板块都无节制地扩张,狂热吹捧着生态化反理论,似乎相信只要疯狂投入,就能换来用户,就能推高股价,就能赢得未来。

不过,硅谷科技公司因为资金问题裁员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业绩持续下滑的时候,裁员几乎成为了一个标准流程。思科、英特尔等巨头都因为业绩下滑而裁员数千乃至上万人。而创业公司一旦融资失败,裁员也是最直接的反应。

通常中国公司在美国扩张,会首先考虑投入回报比,不会在初期就不惜血本地进行扩张投入,而会随着业务的增长情况再逐步扩大规模。但乐视美国在2016年的扩张完全是一辆脱轨的列车。人员招聘、收购地皮、产品发布、广告营销、内部行政,乐视美国这种无度几乎体现在各个方面。

在中国科技公司的海外拓展之路上,裁员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2013年,腾讯北美因为战略放弃自研游戏,直接裁掉了硅谷一个20多人的游戏开发团队。而2014年,业绩下滑的畅游直接撤并了硅谷二十多人的研发部门。不过,这些数十人的裁员规模都无法与乐视美国数百人的裁员相提并论。

2016年初,乐视美国在红木城的办公室只有30名员工,而等到4月搬迁新办公楼时,员工总数已经到了200多人。到了10月举办Big
Bang发布会的时候,乐视美国的硅谷部门员工总数已经突破了500人。此外,乐视美国还在洛杉矶、西雅图和圣地亚哥设立了办公室,分别负责乐视内容、乐视云以及智能手机相关业务。

当然,中国科技公司最著名的硅谷裁员案例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当时阿里巴巴账上只剩下700万美元;为了保留资金断臂求生,阿里新任总裁兼COO关明生上任伊始就赶赴硅谷,直接把美国研发团队30多位年薪均超过六位数的工程师裁到只剩两人。数年之后,渡过难关一路壮大为巨头的阿里再度在硅谷大举扩张。

在扩张高峰期,乐视美国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新招20多人。各个部门的主管争先恐后地提出需求,根据未来几年的预期业务规模,从硅谷的各大科技公司挖来员工。如果不是11月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乐视美国还会继续大举招聘。

在整个扩张过程中,乐视美国出现了明显的人浮于事问题。单是市场部门的内部设计团队就招聘了二十多人。各个团队只管大量扩张,却并没有给新入职员工提供足够的工作安排,很多员工加入乐视美国之后,陷入了清闲无事的状态。而部分中方管理人员也没做好国际化准备,很难有效安排协调外籍员工的工作。在美国员工点评平台Glassdoor上,当时有不少关于乐视美国的工作氛围吐槽。

在团队国际化方面,乐视北美也动作不小,连续挖来了三位美籍高管:前三星美国负责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肖恩·威廉姆斯出任乐视美国首席行政官,前三星美国销售与运营主管丹尼·博曼出任乐视美国的首席营收官,前高通互动平台总裁钱德霍克出任乐视北美研发主管。

乐视北美的挥霍无度在员工薪酬上显得尤为明显,在急剧扩张时期,人力资源部门在薪酬方面也显得尤其大方。据数位当时跳槽到乐视美国、现在都已离职的员工透露,乐视美国开出的薪酬比特斯拉和苹果都更慷慨,不少岗位的薪酬标准比谷歌都高,连没有工作经验的非技术岗位新人都拿到了七万美元的起薪。而在高层岗位,贾跃亭为获得人才更是不惜重金。一位贾跃亭亲自挖来的拥有丰富海外经验的负责人,其包括签字费的薪酬超过了两百万美元

这些高薪员工带来的薪酬成本,成为了2017年压垮乐视美国的巨大负担。一位后来负责裁员的高管透露,自己第一次看到乐视美国团队的详细薪酬之后吃了一惊,三十万美元年薪以上的中高层员工比比皆是,这对一家刚刚来美国拓展的中国公司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乐视美国能否维持这样庞大的团队规模?2016年初负责乐视美国的许长虹曾经对新浪科技表示,“初期肯定是要靠资本,没有资本投入不可能搭建这么大的平台;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有非常激进的营收指标。如果达到既定的营收目标,那就可以支撑现有的体量。”和其它乐视高管一样,许长虹当时同样对乐视的“生态化反”模式充满了自信。

两笔交易都成笑柄

▲贾跃亭宣布20亿美元收购Vizio

2016年的夏天,是贾跃亭最为高烧的时候,乐视在美国也同样如此。当年7月26日,乐视在洛杉矶召开发布会,贾跃亭宣布斥资20亿美元全资收购美国本土电视厂商Vizio,这也是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最大金额收购案。

中国台湾移民王蔚创办的Vizio是美国本土最大的电视品牌,也是美国市场出货量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电视厂商。收购Vizio的主体是乐视北美的母公司LeEco
Global,贾跃亭希望通过LeEco Global的融资为收购筹集资金。

随后乐视又宣布斥资2.5亿美元收购雅虎在硅谷一块20万平方米的办公用地,贾跃亭豪情万丈地憧憬兴建一个可以容纳1.2万人的开放式乐视生态城市。然而,这块土地已经荒废多年,乐视还需要更多的资金用于兴建园区。

然而,这两笔收购最终都成为了乐视在美国的笑柄。在宣布收购的时候,乐视其实并没有足够的资金,除了定金之外的其他部分都有待后续融资;而后因为资金链断裂,乐视不得不在2017年4月宣布放弃收购Vizio,白白浪费了1亿美元的毁约金。由于不愿意全额支付毁约金,希望以合作方式抵消6000万美元,乐视迄今仍面临着Vizio的诉讼。

而在2.5亿美元收购雅虎办公用地这笔交易中,贾跃亭安排自己投资的Faraday
Future(当时贾跃亭始终没有宣布与FF之间的投资关系,两家公司对外宣称是战略合作伙伴)提供担保,为乐视美国获得了高达1.4亿美元的贷款。这一担保协议遭到了FF高管层的强烈反对,最终导致了数位早期高管的辞职。

这块雅虎办公用地,在乐视手中只持有了不到一年。2017年上半年,由于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支撑乐视美国,贾跃亭就被迫出售了这快雅虎办公用地。但由于硅谷地价飙升,这块土地反而带来了1000万美元的升值,据路透报道出售价格在2.6亿美元,给贾跃亭回笼了超过1.2亿美元的资金。乐视美国在5月份宣布裁员400多人,巨额补偿金正是来自这笔卖地款。

疯狂烧钱急于求成

为什么乐视美国会在刚刚进入美国,还没有产品落地的时候,就这么疯狂烧钱扩张?一位前乐视美国高管曾经这样解释过贾跃亭的战略思路,“希望一字排开,以最快的速度全面落地北美,这种战术可以迅速带来业绩,但也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不仅需要维持庞大的业务团队,还需要维持充裕的现金流,应对零售商和运营商的业务”。

这种战略也可以在乐视移动和乐视体育的发展轨迹中找到影子。贾跃亭对自己的生态化反模式有着强烈的自信,相信只要短期投入大量资金,同时推出优质产品和服务,就可以迅速获得市场和用户,通过规模效应在未来考虑盈利。

不怕烧钱的主导思想几乎体现在乐视美国的每一个运营环节。一位原乐视美国的技术岗位员工透露,事实上,贾跃亭是按照未来三年的预期业务规模来使用资金的,连中美专线带宽都直接上了10GB;虽然保障了乐视美国的视频服务质量,但却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实际高峰期使用的带宽甚至还不到1GB,而每个月光带宽费用就高达十万美元。

在这种盲目自信下,乐视美国似乎在花钱方面根本没有考虑节制两字。无论是后勤行政部门签署的高价餐饮供应合同(乐视美国在公司提供免费午餐和无限量饮料,与谷歌和Facebook看齐),还是产品的内部采购数量,或是市场营销部门的广告投放规模,各个部门都生怕自己花钱不够影响到业绩。而等到乐视美国遭遇资金危机的时候,这些白白浪费的资金就显得尤其可惜。

这场发布会是乐视美国的命运分水岭

2016年10月19日,乐视在旧金山历史建筑艺术宫召开了BigBang发布会,正式宣布乐视全生态正式落地美国。除了发布电视和手机之外,乐视几乎所有生态部门高管都上台亮相接受媒体采访。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明确表示,乐视要在美国电视市场取代三星,美国市场是乐视电视进入全球市场的最重要一站。

这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邀请了美国几乎所有主流媒体,更从国内带来了上百位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人。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乐视为了这场发布会耗资超过百万美元,当时乐视内部已经发现了资金链问题,贾跃亭依然批准了这项预算。

讽刺的是,这场发布会却成为了乐视从盛到衰的分水岭。就在半个月后的11月6日,贾跃亭不得不公开承认乐视出现了资金链问题,开始公开反思自己的扩张战略。而乐视美国这边则刚刚起步,就已经陷入了阴影。

中途放弃全面收缩

贾跃亭源源不断的资金的确给2016年的乐视美国带来了充足的扩张动力。在BigBang发布会之后,乐视的超级手机、超级电视和电视盒子开始正式投放美国主流市场,在线上和线下的公开市场同步销售,覆盖了百思买、亚马逊、沃尔玛、Target、Fry‘s等美国各大主流线上线下零售商。

在运营商方面,乐视也非常主动地接洽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2016年9月,乐视宣布与AT&T达成智能自行车的独家销售协议。然而,这辆智能自行车只出现在乐视的展台,从未真正亮相在AT&T的门店内。当年11月,乐视北美又宣布与AT&T达成战略合作,在乐视电视上预装AT&T的流媒体电视应用DirecTvNow并附送三个月会员。

实际上,这是乐视斥重金购买AT&T的流媒体电视套餐,用于促销自己产品和拉进运营商关系的合作。由于美国运营商占据着智能手机市场接近9成的出货份额,因此乐视把超级手机的出货规模寄托在了与AT&T的合作上。在达成正式合作之前,美国运营商通常都会通过一些小合作项目来测试手机厂商的能力。

为了能与AT&T达成合作,乐视美国的投入规模可谓空前。2017年2月的休斯顿美式足球大联盟超级碗总决赛,AT&T成为了主赞助商,但为了分担巨额赞助费用,AT&T让乐视承担了近千万美元的费用。作为回报,那年超级碗体育场内部包厢的电视,都使用了乐视产品,不过乐视却不能使用超级碗为自己打广告。

如果贾跃亭继续源源不断地提供资金,乐视国内没有遭遇严重资金危机,乐视美国在2017年延续2016年那样不惜血本投入的话,或许乐视手机会有很大可能在2017年进入AT&T渠道销售。但随后爆发的资金链问题让乐视美国开始转向全面收缩,之前对运营商的天价投入都化为了泡影。

资金问题给乐视美国带来的并不仅仅是业务收缩,还有严重的商誉受损。2017年3月,乐视美国原本已经和美国第二大零售商Costco接近达成协议,在后者的仓储超市销售自己的超级电视。但国内传来的乐视资金链断裂和拖欠供应商款项问题,让Costco担忧乐视美国能否持续经营和履行合约,单方面中断了合作谈判。

乐视美国从未对外公布过自己的销售数字。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高层含糊其辞地向我透露,从登陆美国到最后退出,乐视美国卖出了数十万台电视和手机,销售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卖出5万部设备。乐视美国的华人市场内容用户,最高时期达到了10万人。

在资金危机爆发之后,为了降低自身成本、清理现有库存及回笼宝贵资金,乐视美国开始无奈转用中间经销商的方式在美国销售电视产品。这一方面可以降低乐视美国自己的销售和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也削弱了乐视美国的盈利能力,因为刨去产品的自身成本和运输费用,还要给中间经销商和最终零售商接近30个点的提成。实际上,乐视美国卖的越多,亏的也越多。

卖地裁员逐步收缩

对乐视美国来说,2017年的记忆是痛苦收缩、大幅裁员、勉励维持和无奈放弃。2017年3月之后,由于贾跃亭的资金链出现断裂,之前从长江商学院同学筹集的资金几乎全部提供给了资金需求更大的法乐第,乐视美国也陷入了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只能勉强维持运营成本。

乐视美国并不是没有自救过。除了积极清仓库存回笼资金之外,乐视美国也曾寻求过单独融资。2017年3月,乐视网曾经的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曾经表示,他们帮助乐视北美实现了数亿美元的现金融资,其中数千万美元已经到账。但从乐视美国后续的裁员和运营来看,这数亿美元融资并没有顺利完成。乐视美国的数位前管理人士对这一融资要么拒绝置评,要么表示并不知情。

资金匮乏和商誉受损令乐视美国无法顺利推进业务,原先数百人的人员规模也失去了实际用途,更带来了沉重的资金负担。从4月份起,乐视美国就开始考虑裁员问题,但由于之前无序扩张开出的高薪酬,大举裁员必然需要巨额遣散费,因此乐视美国一直等到雅虎办公用地出售之后才开始正式裁员。

2017年的春天,乐视美国始终笼罩在裁员和卖地的负面阴影之下。其中还出现了两次工资拖延两天才发的情况,虽然乐视美国的解释是,国内资金需要通过香港汇到美国,中间因为银行处理的关系才导致延误,但这也意味着,乐视美国的自有资金根本无法支撑运转,一旦贾跃亭国内断供,乐视美国必然会裁员甚至关闭。

2017年5月23日,在独立融资几个月未果之后,乐视美国正式宣布裁员四分之三,裁员总数达到325人,同时关闭圣地亚哥、洛杉矶以及西雅图的办公室,几位此前来投的外籍高管也悉数离去。除了华语市场团队,其他的业务几乎被削减殆尽。这一裁员也意味着乐视美国基本放弃了在美国主流市场拓展的计划,仅剩下小众的华人市场。

在这一裁员中,乐视美国提供了两个半月的工资作为裁员补偿。当时的乐视美国负责人、前华为终端法国负责人叶青曾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乐视美国将暂时关注华语市场,努力养活目前的数十人团队。

但大幅裁员之后,乐视美国的技术人员严重短缺,足足花了近两个月才在美国重新部署和转移云服务,重新提供视频内容。雪上加霜的是,2017年8月,由于乐视国内拖延运营机房费用,乐视云遭遇了IDC断电断网,又一次拖累乐视美国无法提供乐视网的中文内容。数次服务中断直接影响到了乐视美国在华人市场的口碑信誉和后续销售。

或许在贾跃亭的心中,法乐第代表的汽车生态才是最为重要的梦想,而乐视美国和乐视的其他子生态一样,都是可以暂止搁置甚至放弃的业务。去年7月,贾跃亭再次长期逗留美国,负责法乐第的融资事宜。除了短暂去过两次香港和硅谷,他基本都呆在洛杉矶的豪宅和法乐第总部。即便是媒体,也将关注聚焦到法乐第身上,而乐视美国已经陷入了无人关注的沉寂状况。

去年11月,乐视美国悄悄完成了最后一次裁员。5月份大裁员中得以保留的华语市场团队在这一次裁员中,也被裁减殆尽。贾跃亭从原华为终端西欧团队挖来拓展美国市场的两位业务负责人已经在此前先后离去,而由原乐视财务总监的杨丽杰接手只剩下几个人的乐视美国团队。

尾声

从稳步落地到疯狂扩张,再到全面收缩和黯然收场,乐视美国在美国的三年时间,走过了一条抛物线般的轨迹。他们曾是在美国最具野心的中国公司,宣布了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最大收购,在美国销售渠道最广的中国公司,也差点打进美国第二大运营商渠道。但当资本的潮水退去,乐视美国的大跃进故事也随即结束,沙滩上只留下一地破灭的泡沫。

2016年4月,乐视美国的负责人曾经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谈到乐视生态在美国落地的前景,“如果我们失败的话,肯定是和资金、执行与人相关;但如果我们成功的话,那一定是与布局和模式相关。”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