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


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遇行业寒流 互联网电视能否打翻身仗?

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多家直播平台连夜开会 MC天佑等多位主播被全网禁播

富士康IPO抢跑透视:电子代工龙头的“破”与“立” – 潮流家电网

导读虽然毛利率有限,但富士康如果完成上市,借助其头部的市场地位和当前的电商环境,其相应的转型机会也有可能被进一步放大。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士康)的首发申请无疑引来了全市场的高度关注。2月9日,证监会发布了富士康的IPO预披露材料显示,其拟申请在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确定为中金公司。由于富士康尚不满足首发主体“成立满三年”的硬门槛,因此其上市也通过即报即审的快速通道开展运作。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富士康此次IPO大概率会得到监管部门的支持,在BATJ等IT巨头已在海外上市的情况下,富士康IPO对A股市场培育电子工业等新兴产业龙头起到了正面激励作用。不过富士康目前也客观存在着无实际控制人、关联交易、上下游重叠等发审层面的技术问题,而这些因素是否能通过发审委审核犹未可知。此外,代工厂模式所带来的高营收、低毛利率问题同样是市场关注的重心。但我们认为,随着富士康体量的扩大和未来资本运作的提速,不排除时下火热的工厂品牌模式也有可能为富士康创造转型契机。IPO抢跑内情对于设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股份来说,当前提交IPO申报无疑是一次“抢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富士康正式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是2月1日,这也意味着,此时距离其成立满三年仅有34天,但富士康仍然选择了提前申报。富士康也在招股书的重大事项中陈情:“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事实上,特别申报在A股市场中也曾有过发生,但大多属于中国建筑、中国电建等大型央企,而富士康是第一家以民营企业身份进行特别申报的IPO企业。“虽然是抢跑,但为了上市申报仍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和监管部门的沟通。”2月下旬,一位接近富士康的投行人士表示。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推动富士康此次抢跑IPO的原因,或与政策层面的潜在支持不无关联。一方面,富士康作为全球知名电子消费品代工龙头,其招股书显示其提供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与新兴产业紧密关联,在BATJ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赶赴海外市场上市后,A股市场需要此类代表公司入驻。另一方面,作为代工厂,富士康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符合国家提出脱虚向实的大方向,并提供了近27万人大量就业岗位,因此也容易受到政策层面的支持。事实上,此前监管层已释放出支持以富士康为代表的新兴技术、产业企业上市融资的信号。1月31日晚,证监会在2018证券期货监管工作通报中明确指出,“要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与此同时,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也表态称“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将获特别上市支持”、“中国资本市场的‘BATJ梦’该圆了”。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申请无疑引来了全市场的高度关注。
2月9日,证监会发布了富士康的IPO预披露材料显示,其拟申请在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确定为中金公司。
由于富士康尚不满足首发主体“成立满三年”的硬门槛,因此其上市也通过即报即审的快速通道开展运作。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富士康此次IPO大概率会得到监管部门的支持,在BATJ等IT巨头已在海外上市的情况下,富士康IPO对A股市场培育电子工业等新兴产业龙头起到了正面激励作用。
不过富士康目前也客观存在着无实际控制人、关联交易、上下游重叠等发审层面的技术问题,而这些因素是否能通过发审委审核犹未可知。
此外,代工厂模式所带来的高营收、低毛利率问题同样是市场关注的重心。但我们认为,随着富士康体量的扩大和未来资本运作的提速,不排除时下火热的工厂品牌模式也有可能为富士康创造转型契机。
IPO抢跑内情
对于设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股份来说,当前提交IPO申报无疑是一次“抢跑”。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
富士康正式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是2月1日,这也意味着,此时距离其成立满三年仅有34天,但富士康仍然选择了提前申报。
富士康也在招股书的重大事项中陈情:“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
事实上,特别申报在A股市场中也曾有过发生,但大多属于中国建筑、中国电建等大型央企,而富士康是第一家以民营企业身份进行特别申报的IPO企业。
“虽然是抢跑,但为了上市申报仍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和监管部门的沟通。”2月下旬,一位接近富士康的投行人士表示。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推动富士康此次抢跑IPO的原因,或与政策层面的潜在支持不无关联。
一方面,富士康作为全球知名电子消费品代工龙头,其招股书显示其提供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与新兴产业紧密关联,在BATJ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赶赴海外市场上市后,A股市场需要此类代表公司入驻。
另一方面,作为代工厂,富士康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符合国家提出脱虚向实的大方向,并提供了近27万人大量就业岗位,因此也容易受到政策层面的支持。
事实上,此前监管层已释放出支持以富士康为代表的新兴技术、产业企业上市融资的信号。1月31日晚,证监会在2018证券期货监管工作通报中明确指出,“要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
与此同时,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也表态称“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将获特别上市支持”、“中国资本市场的‘BATJ梦’该圆了”。
我们认为,富士康的IPO抢跑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向市场释放这一政策信号。即A股市场将进一步接受新兴技术、新兴产业类企业的登陆;如若富士康上市成功,将对同类型企业在国内筹备上市形成明显的激励作用。
仍存多重审核难点
虽然富士康的IPO属于在政策支持背景下的特别申报,但其多个可能在上会审核中存在的问题仍然不可忽视。事实上,其在预披露前夕就被监管层提出了多达69项反馈意见,涉及信息披露、规范性等多个方面。
例如富士康虽然众所周知系台商郭台铭创办,目前形式上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富士康的大股东为中坚企业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权益则被台湾上市公司鸿海精密所全资持有,而由于鸿海精密属无实际控制人企业,因此富士康也成为了无实控人企业。
这与国内多数拟IPO企业的情况大为不同,除更换上市地回归A股的情形,国内拟IPO企业往往为自然人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和国资委控股的国企;而无实控人这一鲜见因素是否会构成审核障碍,有待监管层的判定。
同时,富士康还存在客户、供应商部分相同的状况。招股书显示,富士康前五大供应商中的Dell、HPE、华为既为其主要客户,也同样出现在主要供应商名录中。
2月26日,华泰联合证券一位保代指出,客户、供应商重叠的情况容易混淆财务的清晰度。“比如A企业要上市,它可以架设一个不存在法定关联关系,但实际控制的公司成为供应商和客户,进而实现业绩调解。”
上述接近富士康的投行人士在2月下旬还表示,由于富士康较多采取来料加工模式,即其富士康客户向富士康销售原材料,并于加工后进行购回;而该模式在代工厂中也较为常见。
“因为品牌厂商在供应链管理上较为强势,所以往往也成为原材料的提供者,”前述投行人士坦言,“而且富士康的情况不一样在于他的客户、供应商都是大厂商,这种关联方的可信度是比较真实可查的,在做好信息披露的基础上,这并不会构成实质障碍。”
此外,富士康和控股股东中坚公司间也存在潜在的同业竞争隐患。虽然此次上市前鸿海精密已将同类业务注入富士康,但其仍然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富智康也存在手机代工业务,此外还有两家注册于巴西的公司也存在电子产品生产业务。
对此,鸿海精密、中坚公司也作出了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并表示旗下其他公司不会涉及富士康现有业务,同时也将促使富智康逐步放弃原有手机代工业务。
高营收下的低毛利
作为国际代工行业龙头,千亿级营业收入的富士康与当前的多数A股上市公司相比绝对可谓重量级选手。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7年富士康的营业收入分别高达2727.00亿元、2727.13亿元和3545.44亿元。若拿出2016年数据同期对比,富士康的营业收入将在3492家A股可比对象中排列第14名,仅次于央企中国联通(600050.SH)。
这显然与富士康在全球电子消费品制造市场中的占比有关。
根据IDC数据库统计,2016年全球服务器与存储设备制造市场产值约为353亿美元,而富士康在其中的占比达40%;全球网络设备制造市场产值约为279亿美元,富士康占比超过30%;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市场产值约为122亿美元,富士康占比超过20%。
不过市占率的优势并未能掩盖其作为代工厂的“低毛利率”短板。
21世纪资本研究院通过招股书发现,2107年富士康综合毛利率仅为10.14%,较2016年出现微弱下降。
具体到产品类别,其通信网络设备和云服务设备的毛利率分别为15.88%和4.64%;而其毛利率高达47.61%的精密工具与工业机器人领域,其营收仅为6.51亿元;难以对其整体毛利率的形成助力,这也是造成其净利润率仅为4.48%的原因。
因此,即便坐拥千亿级营收,其净利润和经营性净现金流也大多在200亿元以下徘徊。
招股书显示,2015至2017年富士康的净利润分别为143.50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则分别为85.79亿元、209亿元、85亿元。
同样以2016年数据进行横向比较,营业收入排名14的富士康净利润、净现金流分别仅排名27名和42名。
代工模式破局之机?
虽然毛利率有限,但富士康如果完成上市,借助其头部的市场地位和当前的电商环境,其相应的转型机会也有可能被进一步放大。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重视工厂与消费者直接联系的C2F(customertoFactory)模式、C2M(Customer-to-Manufactory)模式均有可能为富士康的转型提供参考路径,即代工厂依托多年来的代工能力开创或发展自有品牌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产品。
在电子消费品领域,往往直接掌握终端客户渠道的品牌商掌握着较高的毛利率,而工厂品牌模式绕过了传统品牌商、经销商等环节,显然能够在极大程度上提高出厂品的毛利率,进而实现转型。
不过该模式对富士康而言也有诸多难点需要解决。
一方面,C2M、C2F模式当下已通过移动互联网在服饰鞋帽、家具用品等领域有所突破,但电子消费品不同于日用品,其软硬件准入门槛、推广费用仍然居高不下,而代工厂在该领域复制C2M、C2F模式的难度显然高于其他行业。
另一方面,受制于供应链地位,富士康代工业务采用来料加工模式,原材料大多被品牌商所供应,而独立完善上游供应体系的高成本也显而易见。
因此我们在观察富士康如何转型时可参考的一个重要事件,即是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对日本夏普的收购。
2016年,鸿海精密以35亿美元收购夏普,被视为富士康加速向品牌化方向转型的契机。另一方面,夏普本身也陷入了亏损陷阱,收购前的2015年第四季度,夏普亏损额达2470亿日元。而在鸿海精密入主后,夏普已连续五个季度实现了盈利,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盈利已达1.90亿美元。
整合带来盈利后,夏普的证券化价值也在逐渐提升。去年12月7日,夏普重返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市场,对其修复市场信誉和融资起到推动作用。
我们认为,夏普收购案也间接证明,在转型C2M的过程中,处于头部地位的代工厂利用资本市场对上下游进行整合,将成为一条极其重要的路径。而如今正在冲刺IPO的富士康如若完成上市,其亦可通过重组、收购国内外的知名电子产品品牌商,进而实现从代工厂模式的转型和产品毛利率的提升。

进军大陆三十年的富士康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在2018年春节前夕终于决定在国内上市了。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代工厂,富士康正在全力冲刺A股IPO,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记者注意到,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在近年来多次谋求品牌化的转型之路,然而除夏普收购案外,其余的多项举措均不尽如人意。此次富士康股份如IPO成功,也有助于其凭借国内的资本市场突破长久以来的转型困局。

图片 1

“光速IPO”,或最快于3月份上市
自富士康股份上报招股书以来,其“一路飞奔”的IPO速度便一直受到市场关注。2月1日,富士康股份有限公司报送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月9日证监会发布富士康股份的IPO预披露材料显示,其拟申请在上交所上市,保荐结构确定为中金公司。2月22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富士康股份招股书在2月22日已进入“预披露更新”状态,这距离其预披露不过两周时间。
通常情况下,国内A股上市的流程要经过申报、受理、预先披露、反馈会、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初审会、发审委、核准发行等一系列流程,IPO的排队时间也主要消耗在预先披露到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之间。一般而言,排队的时间基本在半年至一年左右,但此次富士康股份仅用半个月时间就走完了这一流程。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富士康股份上发审会,再之后例行获得证监会批文,最快可于3月份上市。
这似乎印证了监管层对新经济企业IPO开启快速通道的传言。2月28日,有消息称证监会发行部将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企业中,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成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股份不仅符合这一标准,其成立未满三年的门槛也获得了有关部门的特批。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富士康股份提交招股书的日期为2018年2月1日,距离其成立满三年还有一个月,然而提前申报的富士康股份依旧进入了IPO审核的快速通道。其招股书中也显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
相关信息显示,早先也有经营时间未达标但获得特批上市的先例,但这类特批企业多冠以“中字头”,如中国电建、中国建筑等大型央企,而富士康股份也成为了获得特批的首家民营企业
深陷低净利困局
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代工龙头,富士康有着巨无霸级的营收表现。2016年,富士康实现营收9327.69亿元,即便是此次拆分上市的富士康股份,其营收数据也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代工龙头,富士康有着巨无霸级的营收表现。2016年,富士康实现营收9327.69亿元,即便是此次拆分上市的富士康股份,其营收数据也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
从招股书公布的信息来看,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营收分别高达2728亿元、2727.12亿元、3545.4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4%。以2017年营收数据来比较,2016年A股已上市的公司中,仅有13家超过这一体量,可以说IPO成功之后的富士康股份将成为A股的又一大巨头。
尽管拥有千亿级别的营收规模,但受制于电子制造业低毛利的市场现状,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净利率并不出彩。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归母净利润为143.50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16%,净利率在5%左右徘徊。2017年公司的综合毛利率约为10.14%,其中通信网络设备业务、云服务设备业务分别占公司收入的60.5%、33.96%,但上述两项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3.65%、4.65%;尽管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业务的毛利率高达49.23%,但由于该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仅为0.27%,因此对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拉动并不明显。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