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


科技早报|工信部:力争明年底所有地级市覆盖5G 苹果明年将两更iPhone产品线

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前CEO套现25亿美元后退出董事会 Uber股价上涨1.3%

澳门新莆京《庆余年》盗版致亿元损失, 影视盗版为何禁而不止?

原标题:《庆余年》盗版致亿元损失, 影视盗版为何禁而不止?
来源:麻辣娱投摘要:
堪比谍战大戏的盗版制作与中国影迷特殊的盗版情怀。]article_adlist–>文
| 麻辣娱投,作者 |
金星《庆余年》全集资源泄露了!2019年12月19日晚上11点左右,《庆余年》全集资源泄露的消息在网上炸开。很快,微博、豆瓣、贴吧等都呈现出争分夺秒存资源的奇特“狂欢”景象。在豆瓣某小组,一个发《庆余年》全集资源的帖子一小时盖了两千楼,一个链接被和谐了,马上下一个链接就能跟上。参考之前《陈清令》最后点播购买人数520万,六集创造的1.56亿额外收入。如果《庆余年》泄露的这剩下二十多集,平台能以50元超前点播打包出售,收入肯定要超过这个数,所以对于平台来说,这是一次堪称亿级损失的资源泄漏事件。12月21日早上,话题#庆余年盗播链近4万#上了热搜,置顶的第一条是中国版权检测中心的采访,主要内容是:出现这么多盗版,和平台收费无必然联系。专家说的没问题,但观众在下方也留下了自己的声音——截止12月22日早上,点赞前6条分别是:1、我开会员是因为我支持正版,你二次收费就是逼我们看网盘。(16.3万点赞)2、都在抵制盗版尊重正版,可有人尊重我们观众吗??(12.6万点赞)3、二次收费是推波助澜,不要睁着眼说瞎话(11.1万点赞)4、活该,硬生生的把人逼去看盗版(7.7万点赞)5、有没有必然关系群众说了算,广大腾讯爱奇艺VIP付费用户说了算!只准平台肆意妄为收费,还不允许我等小市民自由选择?(6.1万点赞)6、我有腾讯会员,但我看盗版,因为我就不让他多赚那几十块钱,我凭什么VIP还要成为VVIP,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以后还有VVIP(5.1万点赞)新浪新闻就“你会看盗版吗?”发起投票,截止12月22日早上有57.2万人参与了投票,41.8万人选择了“平台收费不合理选择盗版”。从中不难感受到国内内容付费模式与会员用户之间的矛盾是这场风波主要的导火索,并最终在观众的愤怒中殃及了内容本身。不过,内容平台急于在用户市场挖掘红利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尚未找到正确的路径也是现实,但国内背后盗版产业链的发达也是此次观众泄愤式传播最大推手。今年夏天热播的剧集《亲爱的,热爱的》刚播出一半后就泄露出全集,更早的《风筝》《延禧攻略》《人民的名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大热剧,也都遭遇过盗版问题。盗版重灾区《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根据网络盗版数据监测公司的数据,在《权游》第八季首集播出后
24
小时内,网络盗播次数已经将近5500万。17年7月13日,国产大片《悟空传》将于全国院线上映,但令影片制片与发行方万万没想到的是,该片竟然在7月8日便被泄露,并在各大平台疯狂传播。18年十一国庆节,导演贾樟柯焦虑到快要精分了,因为他导演的电影《江湖儿女》上映不到一个月,网上资源已经流出。2019年春节档,猖獗的盗版事件再次发生,正在上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等春节档电影全都可以在网上下载。有的人甚至发微博炫耀:“大年初三,我已经下好了全部贺岁片”。因为这次盗版,猫眼专业版直接把《流浪地球》预测票房从最初的53.3亿下调到了52.57亿,中国电影行业也迎来数年来最大的盗版风波——“2·15”专案。……盗版盗版,为什么眼见处处是盗版,而这些盗版资源又都是怎么来的呢?那些掀起全民追剧热潮的热播影视剧官方上线还不到24小时,网上就已经有了可下载资源,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盗版电影的制作过程,才是一部真正的谍战大戏19年4月30日,公安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通报“2·15”系列专案工作情况,表示经营着一家汽车影院的马某,是本次盗版案件的主使。他一边在正规影院同步播放新片,一边又以更大牟利为动机,在自己的影院中翻录各种新片发展下线,顺着链条一环一环地卖出去,并建立了一个集制作、发行、加密管理为一体的盗版电影黑色产业链。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举报,他还特意制作了不利于大规模传播的加密视频文件,让他的下线也需要进行“盗录”才能获得更多可传播视频。只是下线没有制作加密视频,这就导致资源一再转卖,在网络公开。马某的团伙被抓时,在短短3个月间已有59人,涉案金额高达5000多万元!不过,线下作案其实只是无数盗版案件中的冰山一角,真正数量巨大且难以追踪的是线上作案。在流媒体还没发展起来之前,盗版资料的来源主要是拿着录像机、手机跑到影院盗录,是最低级的一种方法,出来的资源模糊、昏暗,音效也贼差。这种资源获取方式及其简单粗暴,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抢先爽一下,因此俗称“枪版”,随着盗版技术的不断精进,这种方法已经不是主流。很多曾找过资源的人大概会有这样一个错觉,就是网上的资源好像都是字幕组那里来的,但其实国内的一些资源网站大都是搬运的国外破解资源,而字幕组的角色也只是这些现成资源的搬运工。他们把经了两三手的资源,配上自制中英字幕,打上字幕组特有的标签,再分享到平台上。这也导致粉丝会误以为这些资源都出自他们,实则不然,片源的原始压制另有其人。这个第一手片源产出者,行业术语称其为资源“压制”小组。他们的宗旨就是在最短的时间,甚至是在电影正版DVD发行和上映之前,把最高质量的破解资源发布到网上。全球知名压制小组Centropy,就曾做过一个让他们引以为傲的事:在2003年发布了有史以来最轰动影视圈的电影盗版资源——《指环王:王者归来》。他们制作的这个电影盗版副本不仅超高清,体积小,而且比DVD正式发布提前了足足两个半月,影响甚广,广到你现在随便找一个王者归来的资源说不定都是当年Centropy的作品。而他们用到的盗录技术,既不是电影院里偷录,也不是相对中阶的DVD解密处理,而是最高级的数字内容破解技术。这种技术不仅可以破解HBO、Netflix这样的主流平台,更可以破解DRM数字版权保护技术里最高级别的Widevine加密方式。甚至Google前脚刚研发出了Windevine,他们后脚就已经拿出了破解工具,还是全自动的,只要在特定的服务器上装上这个工具,分分钟就能破解完一部数字平台上1080P的电影。不知道各位朋友有没有留意过你在网上下载的文件,它们一般都有一串很长的名字,而从这些名字中,其实你就可以大致推断出这个种子是怎么来的。以最常见的为例,这些名字一般可以划为6个部分。1:片名;2:第几季第几集;3:资源的分辨率,清晰度;4:信息源;5:这个视频的编码格式;6:盗版组织的发片小组名称,但现在大部分都被字幕组替换成了自己的名字。其中第4部分的信息源,就是小组压制的源头。举个很常见的例子,HDTV(高清电视缩写),如果你看到资源文件里有这几个字,那说明这个资源是通过采集设备,实时截取媒体的信息流得到的,资源很可能出自流媒体平台。而如果带有WEB这个信息符号,那你的片源多半是从各大视频网站的付费视频库里淘来的,画质最好的,就是从itunes上扒下来的资源了。另外,很多盗版组织其实是不挣钱的,都是凭借爱好在做这件事——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成员只要愿意靠着自己的技术挣钱,可能早就实现财富自由了。他们经常会举办圈子内的“竞速”,比如在新剧刚出来时会为了争夺业内最快,最清晰拼得你死我活,新的加密算法一公布,也会去比谁最先把它攻克下来。这是什么?这简直是一场狂欢啊!只是在这场狂欢里,有人成了受益人,也有人成了受害者。各种影视人,独立电影制作者,工作室们因为盗版问题吃不起饭,甚至被磨灭创作热情,观众市场的版权意识也因为盗版变得更加薄弱,影视行业愈发艰难。而与此同时,作为观影爱好者,既可以免费欣赏大片,也可以找到国内院线没有引进的完整版电影资源,成了某种程度上来说的受益者——毕竟有时候真不是不想为爱充值,而是没有办法。杀不死的盗版网站,永远在期盼的观影自由这个月3号,一条刺痛无数影迷的话题#500多家影视网站被关停#突然窜上热搜,说的是湖北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采集10万余部影视剧的特大侵犯著作权案,关停影视网站500余个,抓获了涉案人员18名,追缴250余万元。于情于理,该抓,该罚。而在更早之前的今年3月1日,中国最有名的影视资源网站之一“胖鸟电影”也被查封,网站创始人小生被拘留。被封之前,胖鸟电影日访问量约20万,在得知胖鸟电影站长被拘留并要交15万罚款后,用户纷纷自发捐款,说要还胖鸟电影一份会员费。今年年初,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BT天堂站长袁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而去年以来,包括“MTV235在线手机电影天堂”创始人汤某在内,多家资源平台的老板都因为侵权问题而遭遇过重罚。2006年6月,前身为YYeTs字幕组的“人人影视”建立线上论坛,用户量过千万,也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以分享、交流、学习为宗旨的外国影视节目社区。那个时候,我们不论通过哪个资源网站下载的电影资源,开头总会遇到一行黄蓝相间的字幕:“本字幕由YYeTes人人影视翻译创作……”每逢好莱坞大片、奥斯卡提名获奖影片一出炉,我们准能在人人影视上找到我们想要的资源。而这些资源也都有一个共性:在国内影院看不到。只可惜好景不长,2009年至2011年间,BTChina、VeryCD这些曾经的大型资源下载网站相继被查封下架。2014年,在国家盗版专项整治中,人人影视也在劫难逃。当年11月22日,老牌字幕组网站射手网宣布关站;一个月后,人人影视也宣布永久关闭网站。……2019,对于影迷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可怕的一年,因为你会发现从前我们下载过电影的资源网站,已经慢慢从互联网上消失了。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并不意外,毕竟所有的资源网站从诞生之日起就难逃关闭的命运,这是合乎法理的结果。随着知识产权的完善和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发展,这个趋势还会加快。凭良心讲,没有一个热爱电影的人会以看盗版为荣。影迷们心中的遗憾,只是来自于他们对盗版的复杂情感。在知乎关于“盗版”的问题下,网友对于“盗版游戏”“盗版音乐”等似乎一直秉持着零容忍的态度,往往能就反盗版、支持正版达成一致;但当谈及“盗版影视资源”时,舆论却在倒转,很多不喜欢盗版的人也只得承认:“有些影片如果不选择盗版,那就无法看到。”他们对于这类资源站的心态必然是微妙的,心知肚明是盗版,但又自觉地小心翼翼维护它的存在。有人将资源站比喻为盗火者,抛出了一个我们都在内心呐喊的问题:盗火者之所以存在,还不是由于此间缺少光明?是的,我们难以否认,盗版对于任何知识产权的侵害都是深刻的,知识产权也是许多文化机构赖以生存的命脉。但在无路可寻的境况下,资源站又多多少少补足了当代青年精神世界的渴求,为艺术审美的多元保留了一条狭窄的活路。“应不应该打击盗版电影资源”本该是一个看上去毫无讨论必要的问题,但在中国的电影文化环境里,却逐渐演变成了看起来无解的“困局”。上世纪80年代,作为很多中国观众接触海外(包括香港)电影的重要形式,录像厅开始兴起。虽然在留存下来的文字和影像记录里,“录像厅”时常和“污秽”“混乱”等联系在一起,可对于那一代中国观众来说,这就是一块难得的“精神土壤”,也是一代中国观众开眼看世界的初代万花筒。时评人韩皓月就曾在《我的录像厅往事》里写过:“这里可以成为一个孩子仰头所能看到的全部天空。”那个时候,老百姓们别说根本没有正版和盗版的区分意识,在一些小地方甚至连电影院的概念都没有。之后,时间又走过十数年,录像厅式微,VCD和DVD相继引进中国,电视频道不再是家庭影像的唯一,中国观众可以通过碟片市场获得更多的选择。总体而言,正版影像的监管状态已经比院线放映相对宽松,但不少影片仍然难以在正式发行的渠道上与中国观众见面。那时,80后一代正值思想茁壮成长的青春期,面对寡淡的院线电影和选择有限的正规发行影碟,他们喜欢更为“地下”的观影方式。大大小小的铺子里摆满了盗版碟的封面卡片,一张张翻阅看中了就告诉老板,老板会到附近的仓库取货或是跟其他音像店低价索要。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国影迷才真正了解到世界上有那么多有名的大导演,诸如黑泽明、科波拉、让·吕克·戈达尔、大卫·林奇、马丁·斯科塞斯,都是中国影迷在拥有DVD之前无法想象的。那个时候,祖国的大江南北都是盗版光碟,这些盗版光碟可以说“喂养”了整个华人世界无数个文艺青年和电影爱好者。就连今天许多第五代、第六代导演,我也敢说,如果当年没有这些盗版资源,他们年轻的时候是不可能看到那么多国际级、了不起的艺术家作品的。比如贾樟柯就曾说过:“在当代商城附近的一家商店,我同时买了两张VCD光盘。一张是爱森斯坦的《战舰波将金》,一张是奥威尔斯的《公民凯恩》……当车过大钟寺附近楼群里的那片田野时,突然意识到我用几十块钱,就把两个大师的两部杰作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心里猛然的一阵温暖……对盗版我有一个比较宽容的看法,因为我知道除了所谓专业人士之外,那些电影资源是被屏蔽的……我觉得电影资源的开放对中国人的改变还是非常大的。”用电影学者戴锦华的话来说,“盗版资源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品味”;而杨时旸也说:“中国影迷的观影史本身就是一部盗版发展史。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目前所有资深影迷的文化趣味和知识储备,都是通过盗版达成的。”在一项“中国影迷为什么坚持下载盗版电影资源”的调查中,有超过56%的影迷选择的原因并不是“看正版和去电影院太贵”,而是“想看的电影国内无法在影院看到”。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社会文化诉求也越来越多元,尤其是年轻人的期待视野与文化诉求,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表现出愈发的个性化和自主化特征。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已经高达609.76亿元,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能够看到的电影产品和我们的需求之间依然存在较大的期待落差。对于众多影迷来说,花钱看电影本就毫无争议,但前提是,你得让我看吧?最简单的例子——《第一滴血5》国外都上映了,而《第一滴血4》(08年上映)国内正常渠道还不能看。还有大多数艺术电影基本也很难有机会引进内地,即便是今年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引进到国内时已经距离全球首映过去了半年。而且这两年引进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很多都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遭到删减,比如《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内地上时删减了同性恋情节,去年的《水形物语》则给女主角穿上了一件小黑裙。《权力的游戏》在国内是有正经合法的中文字幕版本的,可是这个版本同样大量删减了那些我们认为不适合国内受众观看的成人、色情、过度暴力的内容情节,也包括那些语言上不适宜,不够“正能量”的内容。可问题是,当少掉了这部分内容之后,你就会觉得好像被消毒水洗过一样,不再是原来那味了,面对这种情况,最后无可奈何的大家只好依赖这些资源网站。曾几何时,我们感慨国门的打开,文化的互通,让中国影迷的审美品味也日益提升。而如今,中国影迷成长了。他们不想看国产烂片、想看不被阉割的国产好片、想看这世界其他地方能看到只有他们看不到的好电影。这一切对电影的热爱有错吗?只能说,中国电影产业放映制度与盗版电影养起来的中国影迷,这两个进度条是不匹配的。有业内人士甚至直言:如今影迷们其实并不是一定要看盗版,而是本能的对现有正版的不信任。尤其是国外电影的引进上,无论是院线还是视频网站,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会看到和谐版’。所以从文化传播性上来讲,盗版的‘保质保量’更为影迷接受。讲真,谁不想做一个正大光明的影迷?他们从来不介意付费,问题就在于,有时候他们拿钱也找不到可以看电影的所谓正规渠道。可以预料到的是,只要需求还存在,盗版产业就一定会不断“死灰复燃”,甚至拥有更多的传播形式;但同时,国家对于盗版的打击力度一定会越来越强、监管一定会越来越严格,双方的博弈也会不断延续。在需求和供给间还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平衡点之前,对于整个版权市场来说,我们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忘记了从哪看到了一段话,说的是:真正有效的版权保护方式是开放正版渠道的正途,盗版的歧途才便于管理,慢慢消亡,否则版权保护就会变成一个冠冕堂皇的阻碍权利的借口。在美国出台的《1909
年版权法》中也有这样一句话:版权并非主要为了作者的利益,而是为了大众的利益。可喜的是,近两年国内相关电影协会和机构,也在尽可能为国人创造在大银幕看到好电影的机会。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也不要再辛辛苦苦等待资源、找资源、求资源。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中国影迷们,也能够实现观影自由。]article_adlist–>

原标题:《庆余年》盗版致亿元损失,
影视盗版为何禁而不止?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麻辣娱投”(ID:malayutou001),作者金星,36氪经授权发布。《庆余年》全集资源泄露了!2019年12月19日晚上11点左右,《庆余年》全集资源泄露的消息在网上炸开。很快,微博、豆瓣、贴吧等都呈现出争分夺秒存资源的奇特“狂欢”景象。在豆瓣某小组,一个发《庆余年》全集资源的帖子一小时盖了两千楼,一个链接被和谐了,马上下一个链接就能跟上。参考之前《陈清令》最后点播购买人数520万,六集创造的1.56亿额外收入。如果《庆余年》泄露的这剩下二十多集,平台能以50元超前点播打包出售,收入肯定要超过这个数,所以对于平台来说,这是一次堪称亿级损失的资源泄漏事件。12月21日早上,话题#庆余年盗播链近4万#上了热搜,置顶的第一条是中国版权检测中心的采访,主要内容是:出现这么多盗版,和平台收费无必然联系。专家说的没问题,但观众在下方也留下了自己的声音——截止12月22日早上,点赞前6条分别是:1、我开会员是因为我支持正版,你二次收费就是逼我们看网盘。(16.3万点赞)2、都在抵制盗版尊重正版,可有人尊重我们观众吗??(12.6万点赞)3、二次收费是推波助澜,不要睁着眼说瞎话(11.1万点赞)4、活该,硬生生的把人逼去看盗版(7.7万点赞)5、有没有必然关系群众说了算,广大腾讯爱奇艺VIP付费用户说了算!只准平台肆意妄为收费,还不允许我等小市民自由选择?(6.1万点赞)6、我有腾讯会员,但我看盗版,因为我就不让他多赚那几十块钱,我凭什么VIP还要成为VVIP,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以后还有VVIP(5.1万点赞)新浪新闻就“你会看盗版吗?”发起投票,截止12月22日早上有57.2万人参与了投票,41.8万人选择了“平台收费不合理选择盗版”。从中不难感受到国内内容付费模式与会员用户之间的矛盾是这场风波主要的导火索,并最终在观众的愤怒中殃及了内容本身。不过,内容平台急于在用户市场挖掘红利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尚未找到正确的路径也是现实,但国内背后盗版产业链的发达也是此次观众泄愤式传播最大推手。今年夏天热播的剧集《亲爱的,热爱的》刚播出一半后就泄露出全集,更早的《风筝》《延禧攻略》《人民的名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大热剧,也都遭遇过盗版问题。盗版重灾区《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根据网络盗版数据监测公司的数据,在《权游》第八季首集播出后
24
小时内,网络盗播次数已经将近5500万。17年7月13日,国产大片《悟空传》将于全国院线上映,但令影片制片与发行方万万没想到的是,该片竟然在7月8日便被泄露,并在各大平台疯狂传播。18年十一国庆节,导演贾樟柯焦虑到快要精分了,因为他导演的电影《江湖儿女》上映不到一个月,网上资源已经流出。2019年春节档,猖獗的盗版事件再次发生,正在上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等春节档电影全都可以在网上下载。有的人甚至发微博炫耀:“大年初三,我已经下好了全部贺岁片”。因为这次盗版,猫眼专业版直接把《流浪地球》预测票房从最初的53.3亿下调到了52.57亿,中国电影行业也迎来数年来最大的盗版风波——“2·15”专案。……盗版盗版,为什么眼见处处是盗版,而这些盗版资源又都是怎么来的呢?那些掀起全民追剧热潮的热播影视剧官方上线还不到24小时,网上就已经有了可下载资源,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盗版电影的制作过程,才是一部真正的谍战大戏19年4月30日,公安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通报“2·15”系列专案工作情况,表示经营着一家汽车影院的马某,是本次盗版案件的主使。他一边在正规影院同步播放新片,一边又以更大牟利为动机,在自己的影院中翻录各种新片发展下线,顺着链条一环一环地卖出去,并建立了一个集制作、发行、加密管理为一体的盗版电影黑色产业链。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举报,他还特意制作了不利于大规模传播的加密视频文件,让他的下线也需要进行“盗录”才能获得更多可传播视频。只是下线没有制作加密视频,这就导致资源一再转卖,在网络公开。马某的团伙被抓时,在短短3个月间已有59人,涉案金额高达5000多万元!不过,线下作案其实只是无数盗版案件中的冰山一角,真正数量巨大且难以追踪的是线上作案。在流媒体还没发展起来之前,盗版资料的来源主要是拿着录像机、手机跑到影院盗录,是最低级的一种方法,出来的资源模糊、昏暗,音效也贼差。这种资源获取方式及其简单粗暴,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抢先爽一下,因此俗称“枪版”,随着盗版技术的不断精进,这种方法已经不是主流。很多曾找过资源的人大概会有这样一个错觉,就是网上的资源好像都是字幕组那里来的,但其实国内的一些资源网站大都是搬运的国外破解资源,而字幕组的角色也只是这些现成资源的搬运工。他们把经了两三手的资源,配上自制中英字幕,打上字幕组特有的标签,再分享到平台上。这也导致粉丝会误以为这些资源都出自他们,实则不然,片源的原始压制另有其人。这个第一手片源产出者,行业术语称其为资源“压制”小组。他们的宗旨就是在最短的时间,甚至是在电影正版DVD发行和上映之前,把最高质量的破解资源发布到网上。全球知名压制小组Centropy,就曾做过一个让他们引以为傲的事:在2003年发布了有史以来最轰动影视圈的电影盗版资源——《指环王:王者归来》。他们制作的这个电影盗版副本不仅超高清,体积小,而且比DVD正式发布提前了足足两个半月,影响甚广,广到你现在随便找一个王者归来的资源说不定都是当年Centropy的作品。而他们用到的盗录技术,既不是电影院里偷录,也不是相对中阶的DVD解密处理,而是最高级的数字内容破解技术。这种技术不仅可以破解HBO、Netflix这样的主流平台,更可以破解DRM数字版权保护技术里最高级别的Widevine加密方式。甚至Google前脚刚研发出了Windevine,他们后脚就已经拿出了破解工具,还是全自动的,只要在特定的服务器上装上这个工具,分分钟就能破解完一部数字平台上1080P的电影。不知道各位朋友有没有留意过你在网上下载的文件,它们一般都有一串很长的名字,而从这些名字中,其实你就可以大致推断出这个种子是怎么来的。以最常见的为例,这些名字一般可以划为6个部分。1:片名;2:第几季第几集;3:资源的分辨率,清晰度;4:信息源;5:这个视频的编码格式;6:盗版组织的发片小组名称,但现在大部分都被字幕组替换成了自己的名字。其中第4部分的信息源,就是小组压制的源头。举个很常见的例子,HDTV(高清电视缩写),如果你看到资源文件里有这几个字,那说明这个资源是通过采集设备,实时截取媒体的信息流得到的,资源很可能出自流媒体平台。而如果带有WEB这个信息符号,那你的片源多半是从各大视频网站的付费视频库里淘来的,画质最好的,就是从itunes上扒下来的资源了。另外,很多盗版组织其实是不挣钱的,都是凭借爱好在做这件事——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成员只要愿意靠着自己的技术挣钱,可能早就实现财富自由了。他们经常会举办圈子内的“竞速”,比如在新剧刚出来时会为了争夺业内最快,最清晰拼得你死我活,新的加密算法一公布,也会去比谁最先把它攻克下来。这是什么?这简直是一场狂欢啊!只是在这场狂欢里,有人成了受益人,也有人成了受害者。各种影视人,独立电影制作者,工作室们因为盗版问题吃不起饭,甚至被磨灭创作热情,观众市场的版权意识也因为盗版变得更加薄弱,影视行业愈发艰难。而与此同时,作为观影爱好者,既可以免费欣赏大片,也可以找到国内院线没有引进的完整版电影资源,成了某种程度上来说的受益者——毕竟有时候真不是不想为爱充值,而是没有办法。杀不死的盗版网站,永远在期盼的观影自由这个月3号,一条刺痛无数影迷的话题#500多家影视网站被关停#突然窜上热搜,说的是湖北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采集10万余部影视剧的特大侵犯著作权案,关停影视网站500余个,抓获了涉案人员18名,追缴250余万元。于情于理,该抓,该罚。而在更早之前的今年3月1日,中国最有名的影视资源网站之一“胖鸟电影”也被查封,网站创始人小生被拘留。被封之前,胖鸟电影日访问量约20万,在得知胖鸟电影站长被拘留并要交15万罚款后,用户纷纷自发捐款,说要还胖鸟电影一份会员费。今年年初,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BT天堂站长袁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而去年以来,包括“MTV235在线手机电影天堂”创始人汤某在内,多家资源平台的老板都因为侵权问题而遭遇过重罚。2006年6月,前身为YYeTs字幕组的“人人影视”建立线上论坛,用户量过千万,也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以分享、交流、学习为宗旨的外国影视节目社区。那个时候,我们不论通过哪个资源网站下载的电影资源,开头总会遇到一行黄蓝相间的字幕:“本字幕由YYeTes人人影视翻译创作……”每逢好莱坞大片、奥斯卡提名获奖影片一出炉,我们准能在人人影视上找到我们想要的资源。而这些资源也都有一个共性:在国内影院看不到。只可惜好景不长,2009年至2011年间,BTChina、VeryCD这些曾经的大型资源下载网站相继被查封下架。2014年,在国家盗版专项整治中,人人影视也在劫难逃。当年11月22日,老牌字幕组网站射手网宣布关站;一个月后,人人影视也宣布永久关闭网站。……2019,对于影迷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可怕的一年,因为你会发现从前我们下载过电影的资源网站,已经慢慢从互联网上消失了。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并不意外,毕竟所有的资源网站从诞生之日起就难逃关闭的命运,这是合乎法理的结果。随着知识产权的完善和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发展,这个趋势还会加快。凭良心讲,没有一个热爱电影的人会以看盗版为荣。影迷们心中的遗憾,只是来自于他们对盗版的复杂情感。在知乎关于“盗版”的问题下,网友对于“盗版游戏”“盗版音乐”等似乎一直秉持着零容忍的态度,往往能就反盗版、支持正版达成一致;但当谈及“盗版影视资源”时,舆论却在倒转,很多不喜欢盗版的人也只得承认:“有些影片如果不选择盗版,那就无法看到。”他们对于这类资源站的心态必然是微妙的,心知肚明是盗版,但又自觉地小心翼翼维护它的存在。有人将资源站比喻为盗火者,抛出了一个我们都在内心呐喊的问题:盗火者之所以存在,还不是由于此间缺少光明?是的,我们难以否认,盗版对于任何知识产权的侵害都是深刻的,知识产权也是许多文化机构赖以生存的命脉。但在无路可寻的境况下,资源站又多多少少补足了当代青年精神世界的渴求,为艺术审美的多元保留了一条狭窄的活路。“应不应该打击盗版电影资源”本该是一个看上去毫无讨论必要的问题,但在中国的电影文化环境里,却逐渐演变成了看起来无解的“困局”。上世纪80年代,作为很多中国观众接触海外(包括香港)电影的重要形式,录像厅开始兴起。虽然在留存下来的文字和影像记录里,“录像厅”时常和“污秽”“混乱”等联系在一起,可对于那一代中国观众来说,这就是一块难得的“精神土壤”,也是一代中国观众开眼看世界的初代万花筒。时评人韩皓月就曾在《我的录像厅往事》里写过:“这里可以成为一个孩子仰头所能看到的全部天空。”那个时候,老百姓们别说根本没有正版和盗版的区分意识,在一些小地方甚至连电影院的概念都没有。之后,时间又走过十数年,录像厅式微,VCD和DVD相继引进中国,电视频道不再是家庭影像的唯一,中国观众可以通过碟片市场获得更多的选择。总体而言,正版影像的监管状态已经比院线放映相对宽松,但不少影片仍然难以在正式发行的渠道上与中国观众见面。那时,80后一代正值思想茁壮成长的青春期,面对寡淡的院线电影和选择有限的正规发行影碟,他们喜欢更为“地下”的观影方式。大大小小的铺子里摆满了盗版碟的封面卡片,一张张翻阅看中了就告诉老板,老板会到附近的仓库取货或是跟其他音像店低价索要。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国影迷才真正了解到世界上有那么多有名的大导演,诸如黑泽明、科波拉、让·吕克·戈达尔、大卫·林奇、马丁·斯科塞斯,都是中国影迷在拥有DVD之前无法想象的。那个时候,祖国的大江南北都是盗版光碟,这些盗版光碟可以说“喂养”了整个华人世界无数个文艺青年和电影爱好者。就连今天许多第五代、第六代导演,我也敢说,如果当年没有这些盗版资源,他们年轻的时候是不可能看到那么多国际级、了不起的艺术家作品的。比如贾樟柯就曾说过:“在当代商城附近的一家商店,我同时买了两张VCD光盘。一张是爱森斯坦的《战舰波将金》,一张是奥威尔斯的《公民凯恩》……当车过大钟寺附近楼群里的那片田野时,突然意识到我用几十块钱,就把两个大师的两部杰作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心里猛然的一阵温暖……对盗版我有一个比较宽容的看法,因为我知道除了所谓专业人士之外,那些电影资源是被屏蔽的……我觉得电影资源的开放对中国人的改变还是非常大的。”用电影学者戴锦华的话来说,“盗版资源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品味”;而杨时旸也说:“中国影迷的观影史本身就是一部盗版发展史。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目前所有资深影迷的文化趣味和知识储备,都是通过盗版达成的。”在一项“中国影迷为什么坚持下载盗版电影资源”的调查中,有超过56%的影迷选择的原因并不是“看正版和去电影院太贵”,而是“想看的电影国内无法在影院看到”。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社会文化诉求也越来越多元,尤其是年轻人的期待视野与文化诉求,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表现出愈发的个性化和自主化特征。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已经高达609.76亿元,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能够看到的电影产品和我们的需求之间依然存在较大的期待落差。对于众多影迷来说,花钱看电影本就毫无争议,但前提是,你得让我看吧?最简单的例子——《第一滴血5》国外都上映了,而《第一滴血4》(08年上映)国内正常渠道还不能看。还有大多数艺术电影基本也很难有机会引进内地,即便是今年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引进到国内时已经距离全球首映过去了半年。而且这两年引进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很多都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遭到删减,比如《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内地上时删减了同性恋情节,去年的《水形物语》则给女主角穿上了一件小黑裙。《权力的游戏》在国内是有正经合法的中文字幕版本的,可是这个版本同样大量删减了那些我们认为不适合国内受众观看的成人、色情、过度暴力的内容情节,也包括那些语言上不适宜,不够“正能量”的内容。可问题是,当少掉了这部分内容之后,你就会觉得好像被消毒水洗过一样,不再是原来那味了,面对这种情况,最后无可奈何的大家只好依赖这些资源网站。曾几何时,我们感慨国门的打开,文化的互通,让中国影迷的审美品味也日益提升。而如今,中国影迷成长了。他们不想看国产烂片、想看不被阉割的国产好片、想看这世界其他地方能看到只有他们看不到的好电影。这一切对电影的热爱有错吗?只能说,中国电影产业放映制度与盗版电影养起来的中国影迷,这两个进度条是不匹配的。有业内人士甚至直言:如今影迷们其实并不是一定要看盗版,而是本能的对现有正版的不信任。尤其是国外电影的引进上,无论是院线还是视频网站,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会看到和谐版’。所以从文化传播性上来讲,盗版的‘保质保量’更为影迷接受。讲真,谁不想做一个正大光明的影迷?他们从来不介意付费,问题就在于,有时候他们拿钱也找不到可以看电影的所谓正规渠道。可以预料到的是,只要需求还存在,盗版产业就一定会不断“死灰复燃”,甚至拥有更多的传播形式;但同时,国家对于盗版的打击力度一定会越来越强、监管一定会越来越严格,双方的博弈也会不断延续。在需求和供给间还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平衡点之前,对于整个版权市场来说,我们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忘记了从哪看到了一段话,说的是:真正有效的版权保护方式是开放正版渠道的正途,盗版的歧途才便于管理,慢慢消亡,否则版权保护就会变成一个冠冕堂皇的阻碍权利的借口。在美国出台的《1909
年版权法》中也有这样一句话:版权并非主要为了作者的利益,而是为了大众的利益。可喜的是,近两年国内相关电影协会和机构,也在尽可能为国人创造在大银幕看到好电影的机会。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也不要再辛辛苦苦等待资源、找资源、求资源。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中国影迷们,也能够实现观影自由。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