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欢迎您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 9
北京海淀购房需求外溢 “500万元购房者”从二手房转向新房

澳门新莆京新能源车市场陷冰冻期:消费者观望 经销商不敢多订车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信用“打脸”:FF 91持续难产 贾跃亭接连“坑队友”

在去年底握手言和之后,恒大和FF分家的最新进展如何,值得关注。“目前来看,大部分恒大FF的员工选择去恒大,但是在实际的交接中,并不能完全实现。”
1月5日,一位原恒大FF内部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了解,目前FF中国与恒大正在商讨员工去留问题。双方HR正在收集员工意愿。“选择留在恒大的主要原因是FF的确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上述与员工坦言,“对于资本实力雄厚的恒大来说,与既有车又有技术的FF合作可谓黄金组合,如今分道扬镳的确很无奈,和解已经是不错的结局,继续僵持不仅两败俱伤,也会错过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期。”在官宣握手言和不久,FF的一封内部邮件曾披露了与恒大具体的分家细节:根据和解协议,FF总部将回收除广州南沙项目相关资产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技术、专利、员工、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而广州南沙工厂则划归恒大。但消息尚未得到恒大方面的证实。随着恒大与FF“分手前后”的部分真相,也逐渐被还原。为了FF的持续发展,贾跃亭可以出让最大股东地位,但是AB股的设置始终将FF的控制权和管理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也从根本上触发了恒大与FF长达三个月的纠纷。“问题的核心在于恒大一贯强势的风格,恒大认为贾跃亭的信用问题无法给FF在中国的未来发展带来正面影响。因此恒大要求剥离贾跃亭对FF的实际控制权,在这点上,贾跃亭绝对不会让步。”1月7日,熟悉FF与恒大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定程度上,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贾跃亭打的不仅是融资战,更是对FF管理权的保卫战。然而,在与恒大博弈三个多月之后,FF目前最真实的状态是:既缺钱又缺人,量产车何时交付,存在很大未知。“首先,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寒冬已至,融资并不容易;其次,贾跃亭在国内的个人信用状况堪忧,FF很难再获得国内资本的青睐;再次,此前资金链断裂对供应商信心造成很大打击,哪怕融资成功,如何说服供应商,如何在短时间内招聘员工恢复生产,都是很大的挑战。”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据了解,现实的情况是,FF在美国的员工已经走了一半,即使重新启动项目,不是简单推后三个月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几何效应的问题;等到人员、供应商、资金全部到位,产品上市的时间也会da
da延后。据了解,FF与恒大合作前后在中国主要在北上广布局。北京此前是FF在中国的总部,恒大注资之后总部迁到广州,北京主要负责研发和一部分销售工作,目前大概还有300到400人,上海是研发和销售中心,目前有100多人;广州员工不是很多,主要是之前负责工厂基建的人。而在资金链断裂之前,FF美国总部员工有1000人左右,人员陆续离开之后目前只剩400人左右。总之,分手之后,无论对于保住FF控制权的贾跃亭,还是想要进军汽车行业的许家印来说,造车这条路都将更加艰难。FF将继续面临持续发展的资金、人员与供应链短缺的窘境,而恒大也必须为许家印布下的“汽车局”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贾跃亭和FF错过了什么?当下,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一定让贾跃亭和FF“心急如焚”——FF91究竟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交付。“按照之前的计划,恒大与FF没有纠纷的话,FF接近量产的车型已经下线了。但现在可能推迟到2020年或者2021年,到那时,FF在市场上将更加被动。”熟悉FF的业内人士表示。在最新的公告中,FF表示目前已顺利结束了产品研发阶段,在过去的一年成功下线多台预量产车,距离量产车交付仅剩一步之遥。目前FF91的核心生产及交付项目依然在积极推动中,FF会继续按照既定计划聚焦产品交付。实际上,早在2018年8月底,FF就宣布首款量产车型FF
91的首台预量产车下线。在最新声明中,FF表示已于近日成功生产出两台FF91预量产车,代码为G2-08和G2-16的预量产车将用来继续验证FF91的悬架和底盘,电子系统,并持续推进FF
91在真实道路上进行路测以积累更多的测试里程。但对于FF
91何时实现量产与产品交付,FF始终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回顾贾跃亭的造车历史,在中国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中,本来占有绝对的先机。当然,这期间贾跃亭造车的决心也异常坚定。从2014年12月宣布乐视“SEE计划”起,开始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到2017年7月6日,乐视资金危机爆发,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董事等职务,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带领乐视汽车高层团队离开中国,赴美“专心造车”;再到2018年6月,恒大宣布向资金断裂的FF投资20亿美元,并先支付了8亿美元,换来了时颖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45%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从而入主FF。如今,以蔚来、威马、小鹏、前途、零点为代表的头部新造车势力已经集体进入交付期,FF的先机早已不再。不可否认的是,贾跃亭提出的生态概念也深深影响了一批人,从乐视汽车分流出来的丁磊在重新创立新势力造车企业——华人运通——时,多少可以看出当年“贾布斯”生态概念的影子。可以肯定的是,如果FF无法在2020年之前实现量产与交付,不仅会错过中国电动车市场发展的最佳机遇,也将面临中国电动车市场最激烈的厮杀。

2014年贾跃亭宣布造车计划,而不知造车的水有多深。2017年,孙宏斌携15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换来的是贾跃亭“撤”至美国继续圆他的“造车梦”,后来许家印直接看中的就是贾跃亭的“造车梦”,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间接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但最后以对簿公堂收场。连伤两位大佬,贾跃亭的”造车梦”怕真的要难产了。

回顾2018年,可以说是很多“造车新势力”的“里程碑之年”,蔚来交付了超过万辆汽车、“四年磨一剑”的小鹏G3终于上市。但对于贾跃亭和他的FF
91来说,则只能用“打脸”来形容。不仅FF
91在2018年底前实现量产的目标再成泡影,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更面对着严峻的财务危机,能否支撑到首款车上市还充满疑问。贾跃亭怀揣“造车梦”的贾跃亭则更是以闹剧结束了2018年。恒大健康和FF赶在2018年最后一天发布公告,宣布恒大和FF正式“友好”分手。至此,恒大借FF进军汽车圈“梦碎”,FF则又将过起“食不饱腹”的日子。产品“打脸”
FF91量产遥遥无期最近一次听到FF91的消息,是2018年12月18日,FF对外宣布,两台新的FF
91预量产车成功下线。加上8月29日下线的首台FF
91预量产车,现在全球已经有3辆FF
91预量产车诞生。这是多么惊人的成就吗?伴随每次车辆下线,都是“慷慨激昂”的言论。第一辆FF
91预量产车下线时,贾跃亭讲道,“五年前当FF刚刚成立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我能造出一辆车来,现在我做到了。”然而同时期、甚至更晚进入的“造车新势力”,它们制造的汽车已纷纷上路,对比来看,FF仅有的3辆车实在不值一提。更值得注意的是,这3辆车还都根本算不上是最终量产车型。据FF公司内部邮件信息显示,最新下线的两台预量产车将用来继续验证FF91的悬架和底盘,电子系统,并持续推进FF
91在真实道路上进行路测以积累更多的测试里程。因此,官方也只能美其名曰“预量产车”。为3辆用来测试的预量产车下线大肆宣扬,想必这其中“鼓舞士气”的成分应该更大。而伴随着FF财务的恶化,其能否撑到车辆正式量产还值得怀疑。进一步讲,即使FF
91真正成功登陆市场,又有多少人会为它买单呢?诚然,峰值功率1050马力、续航超过700公里、0-60英里加速2.39秒、以及众多的“科幻”配置,都让FF
91走在了产品技术的最前沿,但一听到其对标宾利、劳斯莱斯的定位,和预计超过200万元的售价,恐怕只能让人望而却步。信用“打脸”
贾跃亭与“朋友圈”的纠葛FF
91纵然仍处于“难产”期,但其好歹仍是贾跃亭“造车梦”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而相比之下,贾跃亭和他“朋友圈”的纠葛则更是频频“打脸”。众所周知,贾跃亭对“造车梦”一向“锲而不舍”,但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其两大“梦想平台”——FF和乐视汽车的发展都伴随着众多非议。早在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就在微博正式对外公开“SEE计划”,宣布造车。然而不知造车“水有多深”的贾跃亭,很快就因为自己“迈得太大的步子”而险些拖垮了整个“乐视帝国”。就在乐视陷入困顿时,2017年1月份,孙宏斌携15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给乐视带来了久逢的甘露。然而“千疮百孔”的乐视已非资金就能挽救,2018年3月,孙宏斌也只能充满悔恨地离场。而这期间,贾跃亭却抛弃了一手创办的乐视,而“撤”至美国继续圆他的“造车梦”。孙宏斌虽未直接投资贾跃亭的“造车梦”,但无疑也间接受到了“伤害”。然而“吃一堑未必能长一智”,很快,许家印再步孙宏斌的后尘,并且,许家印直接看中的就是贾跃亭的“造车梦”。2018年6月25日,通过市场操作,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间接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但同样好景不长,恒大、FF的“蜜月期”仅维持了3个月就宣告结束。10月,贾跃亭一纸诉状控告恒大在协议有效期内未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至此公开翻脸,并赶在2018年最后一天,恒大健康和FF分别发布公告,宣布达成和解。最终虽“和平分手”,但恒大、FF的“闪婚闪离”,期间的撕破脸皮、对簿公堂,不仅对于“脆弱”的FF正常运营造成致命打击,更再一次破坏了贾跃亭的公信力和口碑。连“坑”两位大佬的贾跃亭恐已信用破产,而其“造车梦”也将渐行渐远。

本文首发于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作者郭跃;由亿欧编辑,仅供行业人士参考。


时间跳跃至2019年,贾跃亭的“造车梦”仍未实现。至今全球仅有的3辆FF
91预量产车已经成为了贾跃亭“造车梦”的“遮羞布”,陷入财务危机的FF能否熬到车型量产还犹未可知。而更“打脸”的是,贾跃亭面对“朋友圈”中大佬的“雪中送炭”,最终结果却都是“撕破脸”的分手。

岁末年初,盘点行业中发生的故事,尤其是因为“无知无畏”而夸夸其谈的言论、仓促无知的举动,希望能为业界提供善意的警示和教训。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今天发布系列报道第一篇,因“信用而打脸”。

回顾2018年,可以说是很多“造车新势力”的“里程碑之年”,蔚来交付了超过万辆汽车、“四年磨一剑”的小鹏G3终于上市。但对于贾跃亭和他的FF
91来说,则只能用“打脸”来形容。不仅FF
91在2018年底前实现量产的目标再成泡影,Faraday
Future更面对着严峻的财务危机,能否支撑到首款车上市还充满疑问。

怀揣“造车梦”的贾跃亭则更是以闹剧结束了2018年。恒大健康和FF赶在2018年最后一天发布公告,宣布恒大和FF正式“友好”分手。至此,恒大借FF进军汽车圈“梦碎”,FF则又将过起“食不饱腹”的日子。

产品“打脸”,FF91量产遥遥无期

最近一次听到FF91的消息,是2018年12月18日,FF对外宣布,两台新的FF
91预量产车成功下线。加上8月29日下线的首台FF
91预量产车,现在全球已经有3辆FF 91预量产车诞生。

这是多么惊人的成就吗?伴随每次车辆下线,都是“慷慨激昂”的言论。第一辆FF
91预量产车下线时,贾跃亭讲道,“五年前当FF刚刚成立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我能造出一辆车来,现在我做到了。”

然而同时期、甚至更晚进入的“造车新势力”,它们制造的汽车已纷纷上路,对比来看,FF仅有的3辆车实在不值一提。更值得注意的是,这3辆车还都根本算不上是最终量产车型。据FF公司内部邮件信息显示,最新下线的两台预量产车将用来继续验证FF91的悬架和底盘,电子系统,并持续推进FF
91在真实道路上进行路测以积累更多的测试里程。因此,官方也只能美其名曰“预量产车”。

为3辆用来测试的预量产车下线大肆宣扬,想必这其中“鼓舞士气”的成分应该更大。而伴随着FF财务的恶化,其能否撑到车辆正式量产还值得怀疑。

进一步讲,即使FF
91真正成功登陆市场,又有多少人会为它买单呢?诚然,峰值功率1050马力、续航超过700公里、0-60英里加速2.39秒、以及众多的“科幻”配置,都让FF
91走在了产品技术的最前沿,但一听到其对标宾利、劳斯莱斯的定位,和预计超过200万元的售价,恐怕只能让人望而却步。

信用“打脸”,贾跃亭与“朋友圈”的纠葛

FF
91纵然仍处于“难产”期,但其好歹仍是贾跃亭“造车梦”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而相比之下,贾跃亭和他“朋友圈”的纠葛则更是频频“打脸”。

众所周知,贾跃亭对“造车梦”一向“锲而不舍”,但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其两大“梦想平台”——FF和乐视汽车的发展都伴随着众多非议。

早在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就在微博正式对外公开“SEE计划”,宣布造车。然而不知造车“水有多深”的贾跃亭,很快就因为自己“迈得太大的步子”而险些拖垮了整个“乐视帝国”。

就在乐视陷入困顿时,2017年1月份,孙宏斌携15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给乐视带来了久逢的甘露。然而“千疮百孔”的乐视已非资金就能挽救,2018年3月,孙宏斌也只能充满悔恨地离场。而这期间,贾跃亭却抛弃了一手创办的乐视,而“撤”至美国继续圆他的“造车梦”。孙宏斌虽未直接投资贾跃亭的“造车梦”,但无疑也间接受到了“伤害”。

然而“吃一堑未必能长一智”,很快,许家印再步孙宏斌的后尘,并且,许家印直接看中的就是贾跃亭的“造车梦”。2018年6月25日,通过市场操作,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间接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

但同样好景不长,恒大、FF的“蜜月期”仅维持了3个月就宣告结束。10月,贾跃亭一纸诉状控告恒大在协议有效期内未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至此公开翻脸,并赶在2018年最后一天,恒大健康和FF分别发布公告,宣布达成和解。

最终虽“和平分手”,但恒大、FF的“闪婚闪离”,期间的撕破脸皮、对簿公堂,不仅对于“脆弱”的FF正常运营造成致命打击,更再一次破坏了贾跃亭的公信力和口碑。连“坑”两位大佬的贾跃亭恐已信用破产,而其“造车梦”也将渐行渐远。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